江忆

一号咸鱼写手江忆
安雷/杰佣
你们会的我都不会
你们不会的我依然不会
产粮随命

  恶花【下】

1
http://xiaozhupeiqi155.lofter.com/post/1f200f78_eec264f6
接上文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If I die young
    
   那天,杰克抱着奈布奔向艾米丽的房间,一路上杰克不断地安慰着奈布,语速急促,说着艾米丽一定有办法,说艾米丽一定会治好他的。
   奈布整个人虚弱的被他抱在怀里,摇摇晃晃的,嘴角还残留未擦干净的半干涸的血。
   他紧贴在杰克的胸口,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冷,只有杰克能够带来最后一丝温暖。
   他费力的睁开眼,剧烈的疼痛就像有人在压他的眼球,看见的模糊的人影和一小片光线。
   一颗冰凉的水珠砸在奈布脸上,接着,又是两三颗水珠相继砸向奈布。
   奈布恍惚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是杰克的眼泪。
   只怪他已经看不见了,杰克其实早已泪流满面了吧。
   杰克从来没有觉得去向艾米丽的房间的路有这么长。
   长到仿佛这一辈子都走不完,长到看见奈布在自己的怀里一点点失去温度,一点点消失。
   奈布用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来,慢慢摸上杰克的脸,帮他一点一点一点的擦掉脸上的水珠,可总有许多水珠不断向下滚落。
   奈布扯出一个无力而又虚弱的微笑,小声地说:“你别哭啊,我没事的。”
   杰克看见那个笑容,心都揪到了一起,心疼到无法呼吸的感觉。
   “艾米丽!艾米丽!”杰克侧着身子撞开门,艾米丽原本是坐在书桌前看着书,杰克突然出现还是把她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个样子?不应该啊?”艾米丽赶忙过去看奈布的情况,她又被吓了一跳。
   “艾米丽,他…………好像看不见了……”杰克好不容易控制好情绪,紧紧将手攥成一个拳头,长长的指甲戳进肉里,疼痛通过他的每一个神经元,疯狂刺激着他的大脑,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奈布你……”艾米丽带上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她帮奈布检查检查完身体,想说些什么。
    奈布躺在床上,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做了一个“不要说”的口型。
    艾米丽在心里叹了叹气,“杰克,你过来一下。”
    “我给他开了些药,让他每天都吃。”艾米丽顿了顿,“这段时间,好好珍惜。”
    晚上,两人在床上火热,两具年轻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奈布失去视力,杰克感觉奈布的身体更加敏感了。
    摩挲着杰克的唇,余存最后的温情和感受最后生命的欢悦。
    后来,奈布在眼睛上缠了一圈白色绷带,每天就靠在床上,或是摸着墙壁,走到窗边,感受窗外的生机,以及自己破败的生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杰克也感觉不太对,但也没有怎样表现出,只是每天在奈布耳边说着,更多的好听的话,说着那些,在奈布耳边听起来极度讽刺的话。
    那些说会在一起一辈子的话。
    呵。
    就像自己拿着一把刀,划开对准心脏的位置刺下下去,放血,在拔出,狠狠地划上几刀的感觉。
    奈布每晚都紧紧的抓着杰克的,才能入睡,他抓的是那样的紧,像是在害怕杰克在一觉了之后会消失一样。
    他看见自己在一片纯白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白的刺眼。
    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随便找一个方向走,心情平静就像这一切都从未发生了。
    很快,他在这片洁白的空间里看见了一扇巨大的黑色铁门。
    那扇大门上雕刻着繁杂的花纹,奈布推这扇沉重的门,“哐”的一声。
    那是一座巨大的城堡,两边的蜡在壁橱上跳动着火焰。
    一个穿着深色短裙的女人从黑暗中走出来,那女人带着一个金色的面具,前面有一个尖尖的像喙一样的形状,面具的后面还插着几片颜色鲜艳的羽毛。
   那女人向奈布鞠了一躬,带着白手套的手搭在一起,向城堡的深处走去。
   奈布意识到这是在为他带路,于是跟了上去。
   不远处的房间闪着橘红色的光芒,他走了进去。
   壁橱里,哔哩啪啦的火舌舔舐着木头,房间里点满蜡烛,四处都是烛台,整个房间被照的清清楚楚,那些华丽的墙纸一览无余。
   围在火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背对着奈布,身边带着尖嘴面具女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就消失不见了。
   奈布走过去,坐在那个男人的身边。
   那个男人说,你终于来了。
   奈布看见的,是笑盈盈的杰克,那个男人,笑起来都是那么好看。
   他递给奈布一朵玫瑰花,靠近奈布,说到:“留下来,永远和我在一起吧。”
    又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要不是身边杰克翻身的声音,奈布就以为自己真的死掉了。
很奇怪,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他了。
已经痛的不能移动了。
但奈布还是向平时一样,在杰克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吻。
只是那不肯松开的双手暴露了一起。
“怎么了宝贝?要不我今天就不去了。”
“没事,你走吧。”
在奈布三番五次的催促下,杰克一步三回头,最终还是离开了。
奈布的眼睛开始渗出鲜血,最后,整块布都被侵蚀了。
抓起笔,在白色的信纸上写。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在最后一刻,奈布在在后悔,后悔自己傻兮兮的让杰克走掉。
没有那双温暖而有力的手抓住他,让他还有一丝自己好像还真的可以抓住自己的性命一样。
鲜血顺着眼角滑落,慢慢停止呼吸。
一辈子,其实真的很短暂,说没了就没了。
如果说,奈布还有其他的愿望,那可能是。
愿他安好。
一定要祝你幸福啊。
杰克。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没能和你度过着一辈子。
真的……对不起。

我爱你。

当杰克在打开门之前,他打了个寒战。
之后,他像疯了一样去找艾米丽。
在之后,他哭的像一个孩子,一直说着他没死他只是睡着了。
那一夜,整个庄园都鸡飞狗跳。
艾玛看见一向绅士的杰克再也不像个绅士,那个英俊的男人抱着奈布的尸体痛哭,看见裘克一边劝说着杰克,一边无奈而又遗憾的叹气。
直到最后,谁也没能劝住杰克。
那是奈布陪着杰克的最后一晚。
第二天清晨,艾米丽被杰克喊醒,看见的是那鲜红的花绽放,看见杰克捂着嘴,悲痛欲绝。
最后的棺椁是实木做的,上面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玫瑰花瓣。
杰克带着面具,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神啊,愿他一路走好。”
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奈布,萨贝达的名字。
人死之后,也就只剩一口石碑罢了。
最后杰克休整了好几天才出现开始当他的监管者。
只是,再也没有人看见他用玫瑰手杖,也再也没有人看见他取下面具。
大概。
这就是心死掉了吧。
余下这副皮囊。

              END
by江忆

呜呜呜我掉粉了啊
哭唧唧
拜托你们在爱爱我
我我我一定在给你们发糖
给我一个心心好不好qwqqqq

今天的奈布有没有想起杰克【3】
接上文

12番外

失忆梗
庄园日常(非游戏时间)
求生者:医生(艾米丽),园丁(艾玛),空军(玛尔塔),佣兵(奈布),机械师(特蕾西)
监管者:杰克,裘克


 月亮啊,我向你祈求。
 让我爱的人也爱我吧。




 我只想悄悄在黑夜里 
 偷走月亮带着我的心走向你


 我曾经牵着你的手走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我曾经亲吻过你的发丝说着我爱你,我也曾在做爱高潮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你的名字,可最后,我没能留住你,只能看着你走进人间地狱。



 凛冽的月光洒在那些玫瑰上,奈布将自己缩成一团,他被这玫瑰的气息包裹着,就像那个男人拥抱着自己一样。
 很安静,只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心跳声和窗外的的虫鸣。
 明朗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没有乌云,满天的星星,是那样的触手可及,他认出了那连成勺的北斗七星。
 他想起自己在战场上,硝烟四起,躺在沾满鲜血的泥土上,还是同样的天空,他却整夜整夜的失眠,整夜整夜想着庄园,想着大家,死死的捏着脖子上十字架,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和那满天的繁星,祈求自己可以活到明天。
 战场上的每个夜晚都是难熬啊,而现在啊,太过美好了。
 不再会有炮火声把他惊起,也没有耳边突然响起的枪响,和嗖嗖地子弹射出的声音。
 迷迷糊糊,混混僵僵。
 “早安啊,奈布。”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在他的额上,睁开眼,是杰克的房间,四周都散发着白光,安详而和谐。
 眼前的人似乎兴致不错,眼中带笑。
 “早安。”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停止思考,他和那个男人问安,好像这一切都是注定应该发生的。
 他随着自己的动作,开始穿衣洗漱,如此的顺理成章。
 理所当然,他想到了这个词。
 厨房里的男人向他喊着,“今天的早餐有煎蛋和香肠,做了你最爱的溏心哦。”
 圆形的白色餐桌上摆了图案繁杂而高贵的餐垫,每个角都有一个金色的流苏,金边的茶杯中有刚泡好的锡兰红茶。
 奈布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很香,之后他也品不出个所以然。
 杰克端上两份一模一样的食物,炸成金黄色的面包是他的最爱。
 他毫不顾忌的抓起就吃,黄色的蛋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杰克没有动那份诱人的早餐,悠悠的品着红茶,笑眯眯的看着奈布狼吞虎咽的吃着,眼中有遮不住的宠溺。
 奈布一边吃,一边看着这个男人,高挺的鼻梁,深邃的赤色眼瞳,微微挑起的嘴角,总而言之,这是个英俊的男人。
 他张开嘴说:“我爱你。”
 “我也是。”
 ……
 奈布被惊醒了,砰砰的敲门声混杂着艾玛叫他起床的声音,他迅速爬起来,对门外的艾玛说自己马上起床。
 “早安,艾米丽。”奈布一边穿着披风,一边打着哈欠向艾米丽问好。
 “早安,睡的还好嘛。”艾米丽微笑着问他。
 “我不知道…”奈布回忆起昨晚的梦以及睡前发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垂下头,“我不知道,一个人莫名其妙的说爱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艾米丽愣了愣神,接着,她凑近奈布的耳朵说道:“吃完早饭来找我。”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奈布无精打采的拿起一块黑面包,开始咀嚼那又干又硬的的食物。
 他回想起了梦里的早餐,和那个笑着看想他的男人。
 “早安啊,杰克先生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嘛~”艾玛在花园里问候,奈布下意识地停下步子。他想听听那个男人的回答。
 “早安,艾玛,昨天有只迷糊的小猫咪跑进我的房间了而已,他很可爱。”杰克眼中有遮掩不住笑意。
 “那一定是只很讨人喜欢的猫咪了吧~”艾玛笑着回答道。
 “是啊,太可爱了,就是不小心跑掉了呢。”杰克摇摇头,“真是太可惜了。”
 奈布捏紧了手中的面包垂着头,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啊,奈布,好巧啊。”杰克刚一进屋,就看见奈布垂着头坐在那里,看不清表情。
 奈布几乎是在听见杰克声音的那一瞬间就轰的一声的站起身来,埋着头,走远了。
 “啊,还真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咪啊。”杰克坏心眼的笑了起来。
 他不知道他应该做些什么。奈布想起了早晨艾米丽的邀约。
 他敲敲响了艾米丽的房门“请进。”清脆的女声想起,他走进房间,看见艾米丽正在等他。
 “抱歉……但我到底是怎么了。”奈布异常烦躁,“是不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那个男人,那个吻,一切都让他陷入了令他恐惧的混乱之中。
 士兵总害怕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尤其是对于自己的身体。
 艾米丽看着他叹了口气,“你失忆了。”
 “……什么?”
 “你忘记了杰克,他曾经是你的恋人。”
 ……
 奈布头脑中一片空白,过度的惊讶吓得他的有些破音,眼睛瞪的圆圆的。
 “不知道你现在有何感受,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你。”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为什么不在我一回来就告诉我,我……”奈布蹭地一下站了一来,表情由过度的震惊变为愤怒,他的身体颤抖着,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我……我……”
 “奈布,你冷静一下。”艾米丽又叹了口气。
 “要知道,比你更难受的,其实是杰克。”
 是啊,应该是他啊。
 他拼命忍住那股想要哭泣的冲动,死死咬紧下唇。
 “为什么不在我一回来就告诉我呢。”
 “你刚从战场上下来,情绪各方面都还不稳定,而且,你和他多见见总是有好处的——至少,你现在看起来不难接受这件事情。”
 “我……”
 “奈布。我知道你很难过……或许你应该等你的情绪稳定下了了再来找我……抱歉。”艾米丽欲言又止,但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下了逐客令。
 奈布站在门口,心里复杂的要命。
 我爱他吗?爱吧。
 但是,他看起来,好像没有我,也过的挺好的啊。
 他慢慢向外挪动,好巧不巧,和裘克撞了个满怀。
 “啊,对不起对不起。”奈布赶忙道歉。“没事吧。”
 裘克捡起被撞掉的面具,带好,“奈布你怎么走个路魂不守舍的啊,怎么了?”
 “啊……裘克,你知道……杰克……他还好嘛?”奈布打断他的他的话,抬起头,眼中有太多裘克看不懂的情绪。
 “他……还好啊,哈哈哈”裘克还不知道奈布已经知道自己失忆了,还在帮着杰克瞒着他。
 “说实话。”奈布的眼神暗了暗。
 裘克愣住了,他很少看见奈布这样凶狠的表情了,上一次还在他不小心误伤到杰克的时候。
 “他……其实很不好啊……明明是一个热爱生活,对一起都是如此温柔的绅士啊,一切都只是因为你的离开。” 裘克,只好实话实说。“后来路过时常常看见他喝得酩酊大醉,我听见他满口叫着你的名字,求着你回来。可你没有。”
 “他真的很爱你啊。”
 奈布沉默了。“……抱歉说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话啊,我先走了。”
 觉得对不起自己兄弟的裘克还站在原地,思思考着如果这一切被杰克发现后应该怎么办。
 而走远的奈布此刻却觉得大脑更加混乱了。
 是啊,那个吻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只有杰克他自己才知道。
 后来,整个庄园的人都知道奈布在找杰克,因为他问遍了整个庄园的人杰克在哪。
 而当他真正找到了不停躲着他的杰克时,他原本准备好的话却通通被忘记了,只剩下了张了又闭的嘴,和复杂到难以言喻的心情。
 “老子今天晚上要跟你做爱。”
 “……哎?”
 






by江忆


人社很崩的艾米丽小姐姐

我对不住你…
 咯咯咯本来想写曲折一点的,
 但是好复杂哦……
 于是就这样了……
 可能下一章就完结吧w w w w

艾玛小姐姐的日记本【绝密】

接之前的失忆梗
异常沙雕,继续避雷哈
艾玛小姐姐视角(腐女视角)
园丁小姐姐的人设不能丢【划掉】
庄园日常【非游戏时间】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我可开心啦,小奶布终于回来了~撒花花~
       但是也有点不开心,他好像忘记了杰克,怎么肥死啊!!怎么上个战场就把老公给忘了啊!!!哭唧唧,啊啊啊庄园里最萌最甜的一对啊,怎么可以就这样消亡了呢(含泪握拳),这样下去是不行,我一定要找艾米丽治好他!(不然我就没有糖吃了)
        不过杰克先生一定很伤心吧,(毕竟他们两个以前每天秀恩爱是秀瞎了我的眼的死给啊)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不然下次玩游戏他跑到奈布面前去,是会被打的。(毕竟奈布以前还是超凶的啦)
        我跑到杰克先生的房间里,他正在挑衣服,当时他非常热情的问我,“艾玛,你说待会我去见我的小奈布,穿哪件好呢~”
        杰克先生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我,我只是个心地善良的小园丁啊,搞得我突然一下子不知道是说还是不说了,非常慌张。
         “哎?小艾玛你怎么不说话了?”杰克先生扭过头来问我。
         “我……,杰克先生,奈布他……好像……不记得你了……艾米丽说,是因为奈布在战场上伤到了头部,失去了部分记忆。”
         我明显能感觉到杰克先生的笑容逐渐消失,并且弥漫起一股悲伤的情绪。
         我赶紧打短这种情绪,连忙说道,“杰,杰克先生你也不要太难过,艾米丽说了,只要刺激大脑,想起你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怎么刺激?”他眼中闪着最后的有点希望。
         “就是,你多去和他接触!”哎,基佬真可怜。(可能这就是秀恩爱的报应吧并不)“而且,杰克先生,我们都会帮你的~”
       我听着杰克先生叹了口气,哎,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看来,我们又可以看见像以前那样奈布天天皮了啊,(因为现在杰克管不了他了)真是太可怕了。
       我偷偷告诉杰克,下次游戏,我会把海伦娜和艾米丽还有奈布一起带上,你先抓艾米丽,这个时候我和海伦娜都不会动,我们会排奈布去救艾米丽,这个时候,救出来的艾米丽会和我们一起破译密码,我们会给你们两个留出充足的空间,我们都会非常专心的破译密码机,然后我们逃出庄园,(其实可以的话,我特别想在我们走后,把大门在锁起来)剩下的空间,就交给你,看看奈布能不能想起杰克先生哦。
        “谢谢你啊,好心的小艾玛。”杰克先生看上去还是很难受,“不过,我现在在他眼中,只是个陌生人吧。”
       “……”我不知道可以怎么去安慰杰克先生,临走前,我把我刚刚做好的小饼干和刚刚从院子里摘的玫瑰花放在了杰克先生的房间里。
       哎,当基佬真可怜啊。
       我跑去找艾米丽,告诉她我想帮助杰克先生的时候,艾米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嘻嘻嘻我们可是好朋友嘛,但是在我告诉她她去当诱饵的时候,她却毫不犹豫的打了我,嘤嘤嘤,凶恶的女人。
最后她还是答应了,虽然我觉得我很过分。(没有没有我最可爱了)
      之后我跑去把这件事告诉了爸爸,爸爸听完后啧啧直感叹,并且我还好心的在说完后面加了一个“爸爸你看他们两个好可怜啊。”
       “艾玛你真是太善良了,爸爸马上就去安慰杰克。”爸爸看起来有点激动啊,于是我就目送他,一把拍上杰克的后背,拍的杰克吐血的现场,啧啧啧太可怕了,我还是赶紧跑吧。
      于是我就跑到了我们可爱的小奈布的房间啦~他正在和艾米丽谈话(我猜艾米丽在疯狂让他想起杰克的),艾米丽看见我,就和奈布结束的谈话。
      “奈布奈布,今天晚上休息好了,明天就和我们起去玩游戏吧~”我一把搂住他“是你从来见过的监管者哦,非常好玩的哦~”
       “啊,好啊。”奈布看起来不错。
       “那明天见哦~”我便走出了房间。
        嘻嘻嘻真期待明天会发生什么呢,一定会很有意思的吧~开心~

       by江忆
      发现沙雕文并不讨好???
     没事反正我写着开心就对了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