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江忆

一号咸鱼写手江忆
安雷/杰佣
你们会的我都不会
你们不会的我依然不会

http://xiaozhupeiqi155.lofter.com/post/1f200f78_ef1ecb61
接上
依旧是一些老司机飙车现场
刺激
非常刺激

今天大半夜,
我悄悄咪咪问各位想不想看女仆装奈布
结果个个化身色情博主
我的妈
老刺激了
内容刺激
谨慎阅读

p1是我亲友告诉她成为团宠,可开心了
p2-p10是亲友告诉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可把我这个老阿姨开心得,老有趣了 。
我的天,杰佣我可以磕爆啊啊啊啊啊啊
世界第一美好的杰佣啊啊啊
我爱他们一辈子啊 @ヾ(≧∪≦*)ノ〃维勇真好吃

https://m.weibo.cn/5187815097/4265750405746159
哦呼
要看的自己戳哦
还是看不到的话可以私戳我哦

恶花(番外)

番外

   我是杰克,是庄园里的监管者。
   几天前,我与我的恋人诀别。
   是跨越了生死的诀别。
   阴阳相隔,他只是在河的对岸。
   他在黄泉的那头。
  
   也只是一壁之隔而己。
   啊,不好意思,我说着说着又开始掉眼泪,真是不好啊。
   我还有……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说给他听。

   我觉得我不太会表达自己的爱,只能做一些很没用的事情。
   我觉得我……
   我觉得我还没有倾尽全力的去爱他。

   我觉得我要好好想想。
   我想去问问,问问艾米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能这样一直蒙在鼓里,我不能连我爱的人是怎样离开的都不知道。
   我找到艾米丽,她看上去也不太好,脸色苍白。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会把这件事都告诉你的,很抱歉我一直瞒着你。”
    我苦笑着摇摇头,“想必然,这件事我是无法完成的,所以,没有什么好道歉的。”
    “奈布的这种病,唯一的解药是……你的憎恨。”
    其实我早就猜到这是奈布对此束手无策的病,不然只要还有一丝可能,他一定会拼上一切去得到。
    跟何况着关乎着他的性命。
    原来,解药是我的憎恨嘛……
    像是五脏六腑都被打散在重新组装一样难受。
    “他知道你做不到,是吧?”艾米丽反问。
    “……是。”
    到底是什么,尽如此恶毒。
    “是奈布最后眼里开出的那朵花。”
    那令人作呕的花。
    恶花,我默默的给它取了个名字。
    我觉得我浑身都在发颤,冷汗止不住的往外流,撕心裂肺的痛苦包裹着我,我感到反胃。
    那种难过到极致后的副作用。
    谈到这里,我们都谈不下去了。
    艾米丽看起来疲惫极了。
    我先告辞了。
    我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说白了只是害怕睡觉,害怕自己只要闭上眼就会看见奈布眼中的花一次次绽放,而奈布疼得整个人轻微抽搐,大量的血液从眼角涌出。
    他整个人都弹动不得,我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看见奈布在我眼前死去,看见奈布像河滩上被爆晒的鱼,拼命挣扎,却因为离水塘太远而死去。
    我多想在最后那一刻紧紧抓住他的手,说声我在这里,你不要怕。
    再也没有这个机会。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在最后一刻,我也不在他身边。
    之后的明天,我都在这种恍惚当中度过。
    很多朋友也都来劝我,可是我走不出去,我怎么能忘了我的奈布。
    每天我都会在奈布的坟前放一朵玫瑰花。
    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忘记他。

    直到她的出现。
    薇拉.奈尔
    新来的求生者是个调香师,据说她能调出一流的香水。
    这些都与我无关。
    直到那天裘克送我的那瓶特质香水,我才意识到,我还可以这样活下去。
    那瓶香水的名字叫past
    很好闻,我感觉在仔细的闻,都能过嗅到奈布披风上的好闻的味道。
    那天晚上我看见奈布往常一样,翘着脚,嬉皮笑脸的和我打趣,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醒来之后我还是一个人,仿佛一切只是过往云烟。
    只是我不愿去面对现实罢了。
    我又喷了一些香水,我又看见了奈布眯着眼,打折哈欠给我问安。
    太美好了,又太过真实了。
    那个东西简直像是毒品,根本没有戒掉的可能。
    很快香水用完了。
    后来我去见了那位穿着紫色褶裙的女人,她带着黑纱,露出玩味的笑容。
    “听说,杰克先生很痴迷我的为你调制的香水啊。”那女人手撑着头,坐在椅子上。
    我无奈的笑了笑。
    “太美好,又太真实,很难让我不痴迷。”
    那女人捂着嘴,笑得像一只狡诈的红狐。
    “所以,有幸让奈尔小姐为我调制香水?”
    “当然……不过我这个可不是什么免费的,请用你好闻的东西来换,别担心,只要这个交换如我心意,我将为你调制一生的香水。”
    她充满兴趣的望着我,好像能从我这里捞一大笔似的。
    “用我的玫瑰手杖怎么样?”
    那玫瑰被缠绕在黑色的手杖上,黑红纠缠,好不好看。
    森冷的玫瑰香曾是奈布最喜欢的味道,而现在他不在了,留下来只会徒留自己的多愁善感吧,杰克想。
    “真是件绝美的艺术品。”那女人感叹到。“这这种玫瑰香让我想到月光下沾满露水的鲜红而冰冷的玫瑰,多么美好的组合,我很喜欢这个。”
    她欢天喜地的收下了。
    也意味她要为我调制这种香水直到死亡。
    但我也再也离不开这种香水。
    我的后半生将活在这种虚幻之中。
    真好。
    我终于可以陪伴他一辈子了。

  恶花【下】

1
http://xiaozhupeiqi155.lofter.com/post/1f200f78_eec264f6
接上文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If I die young
    
   那天,杰克抱着奈布奔向艾米丽的房间,一路上杰克不断地安慰着奈布,语速急促,说着艾米丽一定有办法,说艾米丽一定会治好他的。
   奈布整个人虚弱的被他抱在怀里,摇摇晃晃的,嘴角还残留未擦干净的半干涸的血。
   他紧贴在杰克的胸口,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冷,只有杰克能够带来最后一丝温暖。
   他费力的睁开眼,剧烈的疼痛就像有人在压他的眼球,看见的模糊的人影和一小片光线。
   一颗冰凉的水珠砸在奈布脸上,接着,又是两三颗水珠相继砸向奈布。
   奈布恍惚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是杰克的眼泪。
   只怪他已经看不见了,杰克其实早已泪流满面了吧。
   杰克从来没有觉得去向艾米丽的房间的路有这么长。
   长到仿佛这一辈子都走不完,长到看见奈布在自己的怀里一点点失去温度,一点点消失。
   奈布用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来,慢慢摸上杰克的脸,帮他一点一点一点的擦掉脸上的水珠,可总有许多水珠不断向下滚落。
   奈布扯出一个无力而又虚弱的微笑,小声地说:“你别哭啊,我没事的。”
   杰克看见那个笑容,心都揪到了一起,心疼到无法呼吸的感觉。
   “艾米丽!艾米丽!”杰克侧着身子撞开门,艾米丽原本是坐在书桌前看着书,杰克突然出现还是把她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个样子?不应该啊?”艾米丽赶忙过去看奈布的情况,她又被吓了一跳。
   “艾米丽,他…………好像看不见了……”杰克好不容易控制好情绪,紧紧将手攥成一个拳头,长长的指甲戳进肉里,疼痛通过他的每一个神经元,疯狂刺激着他的大脑,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奈布你……”艾米丽带上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她帮奈布检查检查完身体,想说些什么。
    奈布躺在床上,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做了一个“不要说”的口型。
    艾米丽在心里叹了叹气,“杰克,你过来一下。”
    “我给他开了些药,让他每天都吃。”艾米丽顿了顿,“这段时间,好好珍惜。”
    晚上,两人在床上火热,两具年轻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奈布失去视力,杰克感觉奈布的身体更加敏感了。
    摩挲着杰克的唇,余存最后的温情和感受最后生命的欢悦。
    后来,奈布在眼睛上缠了一圈白色绷带,每天就靠在床上,或是摸着墙壁,走到窗边,感受窗外的生机,以及自己破败的生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杰克也感觉不太对,但也没有怎样表现出,只是每天在奈布耳边说着,更多的好听的话,说着那些,在奈布耳边听起来极度讽刺的话。
    那些说会在一起一辈子的话。
    呵。
    就像自己拿着一把刀,划开对准心脏的位置刺下下去,放血,在拔出,狠狠地划上几刀的感觉。
    奈布每晚都紧紧的抓着杰克的,才能入睡,他抓的是那样的紧,像是在害怕杰克在一觉了之后会消失一样。
    他看见自己在一片纯白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白的刺眼。
    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随便找一个方向走,心情平静就像这一切都从未发生了。
    很快,他在这片洁白的空间里看见了一扇巨大的黑色铁门。
    那扇大门上雕刻着繁杂的花纹,奈布推这扇沉重的门,“哐”的一声。
    那是一座巨大的城堡,两边的蜡在壁橱上跳动着火焰。
    一个穿着深色短裙的女人从黑暗中走出来,那女人带着一个金色的面具,前面有一个尖尖的像喙一样的形状,面具的后面还插着几片颜色鲜艳的羽毛。
   那女人向奈布鞠了一躬,带着白手套的手搭在一起,向城堡的深处走去。
   奈布意识到这是在为他带路,于是跟了上去。
   不远处的房间闪着橘红色的光芒,他走了进去。
   壁橱里,哔哩啪啦的火舌舔舐着木头,房间里点满蜡烛,四处都是烛台,整个房间被照的清清楚楚,那些华丽的墙纸一览无余。
   围在火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背对着奈布,身边带着尖嘴面具女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就消失不见了。
   奈布走过去,坐在那个男人的身边。
   那个男人说,你终于来了。
   奈布看见的,是笑盈盈的杰克,那个男人,笑起来都是那么好看。
   他递给奈布一朵玫瑰花,靠近奈布,说到:“留下来,永远和我在一起吧。”
    又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要不是身边杰克翻身的声音,奈布就以为自己真的死掉了。
很奇怪,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他了。
已经痛的不能移动了。
但奈布还是向平时一样,在杰克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吻。
只是那不肯松开的双手暴露了一起。
“怎么了宝贝?要不我今天就不去了。”
“没事,你走吧。”
在奈布三番五次的催促下,杰克一步三回头,最终还是离开了。
奈布的眼睛开始渗出鲜血,最后,整块布都被侵蚀了。
抓起笔,在白色的信纸上写。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在最后一刻,奈布在在后悔,后悔自己傻兮兮的让杰克走掉。
没有那双温暖而有力的手抓住他,让他还有一丝自己好像还真的可以抓住自己的性命一样。
鲜血顺着眼角滑落,慢慢停止呼吸。
一辈子,其实真的很短暂,说没了就没了。
如果说,奈布还有其他的愿望,那可能是。
愿他安好。
一定要祝你幸福啊。
杰克。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没能和你度过着一辈子。
真的……对不起。

我爱你。

当杰克在打开门之前,他打了个寒战。
之后,他像疯了一样去找艾米丽。
在之后,他哭的像一个孩子,一直说着他没死他只是睡着了。
那一夜,整个庄园都鸡飞狗跳。
艾玛看见一向绅士的杰克再也不像个绅士,那个英俊的男人抱着奈布的尸体痛哭,看见裘克一边劝说着杰克,一边无奈而又遗憾的叹气。
直到最后,谁也没能劝住杰克。
那是奈布陪着杰克的最后一晚。
第二天清晨,艾米丽被杰克喊醒,看见的是那鲜红的花绽放,看见杰克捂着嘴,悲痛欲绝。
最后的棺椁是实木做的,上面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玫瑰花瓣。
杰克带着面具,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神啊,愿他一路走好。”
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奈布,萨贝达的名字。
人死之后,也就只剩一口石碑罢了。
最后杰克休整了好几天才出现开始当他的监管者。
只是,再也没有人看见他用玫瑰手杖,也再也没有人看见他取下面具。
大概。
这就是心死掉了吧。
余下这副皮囊。

              END
by江忆

呜呜呜我掉粉了啊
哭唧唧
拜托你们在爱爱我
我我我一定在给你们发糖
给我一个心心好不好qwqqqq

恶花[中]

1
接上文

祭祀(菲欧娜.吉尔曼)
慈善家(克利切.皮尔森)
魔术师(瑟维.勒.罗伊)
厂长(里奥)
蜘蛛(瓦尔菜塔)

梦都是反的,
所以,
你务必要爱我啊。

   之后的时间里,奈布一直混混僵僵的躺在沙发上,杰克已经回到庄园里,做他的监管者。
   只剩奈布一人留在房间里,不断回味那个充斥着血腥味的梦。
   就像一个拼命向前跑,害怕回头看见身后的奔跑的人,但却被飞速略过的黑影一下子被拖回原地动弹不得。
   余下的,就只剩极度惶恐,不安,以及绝望。
   奈布觉得心脏的地方更疼了,感觉比以前的疼痛感加剧了不少,他抓起药瓶,向嘴里扔了几粒药丸,便裹着被子,提前爬上床睡觉了。
    反正现在人也不舒服,还不如多睡会儿。奈布躺在床上想。
    柔软的大床和快让他陷入梦境。
    “呦,这不是我们的奈布嘛。”
    面前的男人叼着烟,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线,络腮胡,带着一顶脏得快要看不出原色歪戴着的帽子,衣领永远都是这样半敞着,领带直接系在了脖子上。
    “大家今天都好好庆祝一下,我们的奈布回来啦。”皮尔森搭上奈布的肩,吊儿郎当的说道。“都好好庆祝一下,没想到你小子有点能耐啊,活着回来了啊。”
     “呵,没办法,舍不得啊。”奈布也顺着皮尔森话往下说道。“又怕死,也舍不得死,你看,这不就回来了。”奈布漫不经心的说道。
     “呵,你小子也是真是的…”皮尔森放声大笑,用力的拍拍他的肩。“等着,先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大家马上给你做一桌菜啊。”
    说着,皮尔森就揣着手,走远了。
    奈布轻笑一声,也随着走向房间。
    一路上,四周的雾气越来越浓,最后奈布觉得自己快要迷失在这片奶白色的雾气里时,一小块的雾气变得稀薄起来,透后雾气,他看见了皮尔森所说的晚宴,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洋溢着快乐和幸福,艾玛不知道在和大家说些什么,在座的各位都哈哈大笑着,甚至是管理自己一贯严谨的玛尔塔都喝了些酒,脸上漾起红晕。
    奈布也勾起了嘴角。
    他继续向前走,那雾气越来越淡,终于,只剩下隐隐约约的几缕萦绕在他身边。
    他走到了庄园的另一头,可他一点都不在意到了哪儿,他随便找了一个角落,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来,点燃。
    丝丝青烟袅袅飘散开,红宝石般的烟头在角落里闪烁,像是某种野性动物的双眼。
    “抽烟不好。”
    奈布嘴角扬起,嘴上烟头被人拿掉,可他一点都不恼火。
    “喂,那你想不想试试?”
    扭过头带去的是一个充满香烟味的吻。
    当奈布对上杰克那双眸子时,那双玫瑰色的眼睛依旧是那样绝望而悲伤的眼神,看得奈布心里咯噔一下。
    杰克一把推开奈布,还是说着那宛如巫女炼制出毒药一样恶毒的话。
    他说,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奈布很想揪着他的衣领问他,问他什么意思,可刚等他他抬起头,他却只能看见逐渐消失在空气中的杰克,剩下的,只有一串晶莹的泪珠从空中滚了下来。
    他的眼里,藏着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奈布又醒来了,他从下午睡到半夜,被惊醒后出来一身冷汗,硬是让他打了个哆嗦,他翻了个身,杰克就在他身边。
    奈布抱住杰克,整人都贴在他身上,奈布甚至可以听见杰克的心跳和有规律的呼吸。
    可能是杰克的气息包裹着他,让他没得由来的安心,不管怎么说,后半夜,奈布终于睡了个安稳觉,没再去梦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次日清晨,杰克和往常一样早起,只是在起床时,发现奈布紧紧的抱住他,让他莫名的好心情。
    他在奈布眉间轻轻落下一个吻,嘴角翘起,一丝金色的阳光跟着窗帘的缝隙爬进来,落在奈布的脸上,宁静而美好。
    杰克扣好衬衫,穿上黑色长裤,便走进浴室洗漱,在做一顿美味的早餐。
    奈布是被红茶的香味唤醒的,揉着惺忪的双眼,翻下床,和杰克问安。
    精致的瓷杯里,装满成色好的红茶,那滚烫的红茶向外冒着热气。
    即使全身疼得像是要昏过去,他也咬着牙,扯出一个笑颜来回应杰克。
    奈布快速的穿上衣服,再次抓了一把药塞进嘴里,就冲出了房间。
    “我马上会回来。”他一边向外冲,一边大声喊着。
    很快,他敲响了艾米丽的房门。
    “吱呀”一声,艾米丽打开门,她眼下还带着微青,脸色苍白,一看就知道是整夜未眠的结果。
   “坐。”艾米丽直径走回房间,拿起一本厚的跟转头似的书,甩到桌上,“你怎么会得这种病!”
   艾米丽明显提高了音量,声音却不自觉地颤抖起来,“赤亻花,会寄生在你身体里,从体内吸收营养…最后…你的眼里会开出这种花…”
   艾米丽叹了口气。
   奈布感觉反胃,可能是还没有吃早饭的缘故,他感觉发昏。
   可还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既然是病,那总有治疗的方法吧。”
   艾米丽疲惫坐下,叫他自己去看书。
   那本书上画着精致的红色的花朵,华丽而又邪恶。
   那上面写着,救赎的方法是,被所爱的人憎恨…
   这时候的奈布才感到了天旋地转,心跳猛的加速,血液纷纷倒流到头部,让他眼前阵阵发黑。
   “我也无能为力,只能给你开些药来帮你缓解一下,但总是没用的,只有…”艾米丽站起身来,揉着太阳穴。
   “请不要告诉杰克,我…有办法。”奈布打断她的话,他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哎,随便你们吧,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活着,告诉他,不然,就只能写写遗书了。”艾米丽露出苦笑,“毕竟,我还是不想看见我的朋友就这样死去。”
    “谢谢你,艾米丽…”
    即使我从战场这个魔鬼的口中爬出来,但我却落入这个令我无法挣扎的地狱里。
    死亡的黑影一直都伴随着他,从未离去。
    奈布自嘲的笑笑,拿着艾米丽给的药,摇摇晃晃的回到房间里。
    “我回来啦,那个庸医说吃了这些药就会好了。”
    他挂起那幅漫不经心的笑脸,将药扔在桌上。
    他走到那个穿着白衬衫的高大男人身后,用力的抱住,就像要把他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他的脸摩擦着那柔软的布料,上面总有他喜欢的淡淡的玫瑰香。
    “呀,今天这是怎么了。”杰克的声音带着笑。
    “我要你爱我,要比平时更爱,要比以前多一百倍的爱,不,一千倍爱。”奈布附在他耳边,缓缓地说。
    “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啊。”杰克的笑容更浓了,“好啊,我的宝贝,你要怎样,都没有问题。”
    杰克转过身,捧着奈布的脸,深深的吻下去,他的眼里有着全世界最深沉的爱恋与温柔,奈布愿意溺死在着双眸子里。
    他真的失去的太多了,他的每一位战友,他的家人…现在,他决定用自己的性命来换着最后的爱恋。
    就像一个倾家荡产的人紧紧攥着最后的一个金币。
    即使甜美的爱恋对于他来说,是最致命的毒药,他也愿意换。
    他已经一无所有了,这是他最后的筹码。
    在之后,杰克离开来,他也再也撑不住,倒在沙发上。
    眼睛的地方开始隐隐作痛…
    之后的几日里,奈布整个人都混混僵僵的过着日子。
    每天都过着颠倒黑白的生活,不分昼夜的昏睡,在杰克回来后就缠着和他做爱,在极致的欢悦里忘记一切。
    奈布身上每天都落着大大小小的紫红色的吻痕,看起来既色情又性感。
    后来,艾玛就悄悄问艾米丽小奈布怎样了,艾米丽也只能叹气。
    再后来,奈布就开始疼得睡不着,他开始服用大量的安眠药,这一切,都是瞒着杰克做的。
    几乎是每天晚上,他都会梦见他梦里的杰克说着各种令他心碎的语言,醒来之后,他总会严本加利的向讨回那些爱语。
    这本是个美好的爱情故事,只要忽略奈布的身体。
    直到某天,吉尔曼突然对杰克说,她从他的身上闻到了死亡和绝望的味道。
    吉尔曼的预言通常都是很准的。
    当杰克跑回房间时,他看见是奈布撑在洗手池边,大口大口地咳着血。
    那鲜红的血刺痛了杰克的双眼,他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儿观察到奈布的身体状况。
    奈布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血液,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你走吧,没事,我没事。”
     杰克狠狠抱住,跪到地上,他说,对不起,真的…
    奈布露出那种淡漠的笑,他感觉到杰克砰砰跳动的充满活力的心跳,他也感受感自己衰弱的心脏费力的跳动。
    他在杰克耳边轻轻地说,真的,我没事,我只是太爱你了。
    他再次睁开眼,死死的注视着杰克脸颊,像是要把他容颜刻在心上一样。
   “你,还真是帅啊…”奈布轻声感叹到。
   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光能进入他的眼中,剩下的,只有那双温柔的双手紧紧握住他。

by江忆

整篇文章其实是穿插在写,
梦中的杰克其实是一直在救奈布,
因为在奈布的潜意识里面他自己是很想活命,
但是各种原因,
现实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总而言之都是很爱对方的,
但是生死无常
今天的文江忆也希望各位喜欢❤️
    
   
    
    
    

     

    
    
  

恶花【上】
佣兵「奈布」,医生「艾米丽」,园丁「艾玛」

「杰克」

why I have never cached the happiness?
whenever I want you,I will be
accompanied by the meory

鲜艳的花从你的眼中绽放,同时也是我最绝望时刻。

    奈布是被疼醒的,心脏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地砸过一样。
    很久没有这样疼过了。
    可能是旧伤又犯了吧,奈布这样想着,翻了个身。
    杰克被弄醒了,熙熙索索的伸出手,抱住他,暧昧的用唇轻轻摩擦他耳垂,迷迷糊糊的问道:“怎么醒了?”
   “有点疼,可能是旧伤犯了,没事了。”奈布被呼出的热气弄得脖子一缩,手却搭在杰克的手上。
   “要不要明天去看看艾米丽?没事吧?”杰克担心的问。
   “没事,快睡吧。”奈布也没有多想,闭上了眼。

    谁也没有想到,之后的事情会发展得如此一发不可收拾。
    次日清晨,和杰克吻别后,带上手套,上了不同的游戏场。
    游戏开始,奈布明显感觉自己身体还是有些不适,胸口还残留阵阵钝疼,深呼吸几次,他觉得撑过这次游戏后,他就得跟厂长说一声,好好休息几天,毕竟,艾米丽说战场后遗症还是需要好好休养嘛。
    吱吱呀呀的密码机的响声混合和自己略粗重的呼吸在耳边缠绕,止疼药副作用让他发昏。
    “哐。”裘克的火箭筒落在他身上。“唔”,他叫了一声,准备拖着残血跑掉,之后随便找个队友治愈。
    胸口突如其来的撕裂的疼让他差点跪下来,他捂住胸口,咬紧下唇,一个踉跄,摔下门板将监管者砸晕,给自己留出短暂逃跑时间。
    一个冲刺,跳动的紫色心脏逐渐消失。
    奈布站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平复着自己乱跳的心脏,残余的疼感刺激着神经元。
    看样子,这次的旧伤还真需要去找找艾米丽了啊。
    留下一路斑斑驳驳的血迹,奈布一路寻找着最近的朋友,最好大家都快速解完码,能够早点离开庄园,就去看看艾米丽。
    庄园里永远都是这种发白的天或是沉沉的永夜,无比压抑,经过转角,白瓷罐子里总会伸出一只黑色的缠满绷带手,发出“刹”的声音,像是要抓住谁拖入地狱一样。
   

    很快,游戏结束。
    大家陆陆续续的走回房间,奈布混在人群里,找到艾米丽的房间,直接推门而入。
    “旧伤又犯了吧?这次应该蛮严重的。”艾米丽低着头,擦拭着泛着银光的针头。
    “嗯,这次很不舒服。”奈布随意的找了地方坐下来,漫不经心的说,“而且,眼睛也有点疼。”
   艾米丽抬起头,“我看看?”
   一系列的检查做完后,艾米丽带着口罩,拍拍他的肩,让他明日在看结果。
   奈布也没忙着回房间,他先到厂长那里要到一个长长的假期,再回房间好好休息。
   自从奈布和杰克在一起后,厂长就给了他们两一个大房间,刚一回房间,奈布就看见杰克摆在桌上的两盘小牛排,三分熟。
   黄油配着肉香的味道勾起奈布的食欲,杰克递过刀叉。
   “宝贝你今天感觉好些了吗?”杰克偏着头,玫瑰色的眼眸中蕴含满满关心和担忧。
   “唔……刚刚我去看了艾米丽,应该没事吧,就是一些旧伤。”奈布嚼着牛排,有点口齿不清,“没事,我请了这几天的假,我在家里好好休息下。”
    杰克叹了叹气,“好吧,这几天,你在家好好休息一下,把身子养好。”
    吃完饭,奈布就瘫在沙发上,打起瞌睡,自从他从雇佣兵这个身份退下来,回到庄园后,就越来越懒了,奈布觉得,主要是杰克惯出来的,杰克明天翻着花样弄着食物给他吃,再这样下去,他曾经引以为豪的腹肌就快要被吃没了。
    午后的阳光撒进房间,奈布被晒的眯着眼睛,像一只趴在墙根打瞌睡的大猫,杰克在厨房洗着碗,烤箱里面转着下午茶的甜点,是黑森林蛋糕的味道,奈布这样想着。
    窗外响着艾玛和特蕾莎的说话声音,清脆又欢乐,奈布在这美好时光里,陷入睡眠。
    他一个人走在郊外的路上,衣着是他还是雇佣兵时的模样,那一身黑色的防弹背心上已经有了几个弹孔,左手提着一只沉重的98k,右手死死抓着一柄短刀,上面沾染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他沿着这条路向前走着,黑色皮靴被鲜血染上更深的颜色,尘埃飞扬。
    路边堆满的尸体,血流成河,石板铺成的路上开满了花。
    他甚至可以嗅到快要腐烂的尸臭冗杂在浓郁的花香里,让人反胃。
    安静极了,只听见奈布一个人走路的声音和呼吸声。
    两旁的花开得鲜艳极了,和血的颜色是相同,微风吹过,花儿们齐刷刷的摇晃,说不出的诡异。
    眼前即是战场,划破天空的导弹向远方飞去。
    黑沉的天空,只有天边还有几缕夕阳,那夕阳泛起血色,照亮站在战场前的那个人。
    是杰克。
    他依旧是那身西装,带着面具,站在那里,像是在等谁。
    奈布知道是在等他。
    他加快步伐,向杰克身边走去,最后他跑了起来。
    终于赶到杰克身边,他嗅到了玫瑰香,那种令他心安的味道。
    杰克转过身来,抱住他,还是那个温暖的怀抱。
    他听见他说,我恨你。
    那双玫瑰色的眼中含着悲伤和无奈,令人窒息的绝望,含着许多奈布看不懂的情绪。
    奈布想扯着他的衣领,对他吼着“明明你这么爱我。”可他说不出来,说不出任何话,他也动不了,只看见杰克背后炸开的炸弹和满天尘土,以及杰克果断放开他的手。
他感觉到脸颊滑下水珠,他用手去沾,湿了一片。
    他被惊醒了,睁眼看见是杰克站在他面前。
    阳光依然暖暖的照在他身上,没有硝烟,没有鲜血。
    “怎么了,我看你……很痛苦的样子——咬着嘴唇,眉头锁着。”杰克很担忧的问他,“又做噩梦了?”
    阳光还照在他身上,可就觉得渗人,沁到骨子里的寒意,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宝贝?宝贝你没事嘛?”杰克伸出手,搭在他肩上。
    “你爱我吗?”奈布抬起头,眼神莫名有些凶狠,湖蓝的眼中有着某些深沉的情愫,他直勾勾的盯着杰克。
    杰克愣了愣,有些失笑,“爱啊,怎么会不爱。”
    他抱住奈布,还是那英俊的脸庞,勾起的嘴角像是勾住了奈布的心,“全世界我最爱的就是你啊。”
    在杰克的怀里,他终于感受到了几分暖意。
    他用力的吻上杰克的唇,一寸一寸的探索他的口腔,每一颗牙齿都舔噬过。
    奈布舔着嘴角,带着点点血丝。
    杰克的唇被奈布咬破,沁出血来。
    只有那一点血的味道才让他感到真实。
   

by江忆

这次开了新坑,
希望各位喜欢,
最好都留个红心心~

今天的奈布有没有想起杰克【4】
接上文
庄园日常(非游戏时间)

求生者:医生(艾米丽),园丁(艾玛),空军(玛尔塔),佣兵(奈布),机械师(特蕾西)
监管者:杰克,裘克

你可真是厉害,用最短的语言,填满了我胸口的洞,再次点亮了我的生命。

“你…没事吧。”杰克感觉自己出现幻觉了,要不就是没睡醒。
但是仔细想想,这确实像自家奈布的做事风格。
血气冲上头,就很难去顾虑那么多,凭感觉做事。
“是生病了吗?”杰克的担忧的摸上他的额头。
“我没事,好得很。”奈布低声说道,抓住杰克刚刚放在他额上的手,在用力一扯衣领,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唇。
杰克惊得一抖,连忙扯开了奈布。
上一次可以解释为头脑不清醒,而这一次,又算什么?
杰克不敢往下想。
“为什么,要拒绝我。”
“你,真的知道我是谁?”杰克的眼眸暗了暗。
奈布深吸一口气,“杰克,我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艾米丽都告诉我了。”他双手抚摸这杰克的脸颊,那双蓝色的眸子让杰克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里面了。
“你…什么都想起来了?”他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就像无数次的缠绵,在耳边喷出的热气。
“没有,我没有想起,只是再一次的爱上你。”
是因为那束玫瑰,还是那个吻?
他不知道。
奈布抓住他的手,慢慢移动到他胸口。
心脏的地方。
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即使我失去了记忆,但这里,看到你,还是会…”还没等奈布说完,杰克用唇堵住了接下来奈布想要说的话。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杰克抱住奈布,像是要把它揉进自己的血肉中一样,“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奈布。”
我的奈布,只属于我的。
他笑的很开心,只是眼角有止不住的水珠流下。
其实我很害怕啊,奈布,你知道吗。
我害怕你永远都想不起我,从此再也不需要我,之后,我该怎么办?
我整夜的失眠,却要在你的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听着奈布的心跳,抚摸过那件披风柔软的质感,提醒着他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他的奈布,真的回来了。
在这个清晨,一切都是新生的。
就像小女孩心爱的小熊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找到,虽然落上了灰,但女孩总会开心举起它,转上一个圈,再满心欢喜的将它死死抱住,再也不放手。
杰克抚摸过他柔软的黑发,在他的眉间,眼角,脸颊,纷纷落下细细密密的吻,“你知道,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就算我的忘记了你,可我违背不了我的心,看见你,依旧会再爱上你。
爱你成了我的本能。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的那种。”
奈布死死抱住杰克,还是那种好闻玫瑰香。
真好。
很自然,两人吻在了一起,杰克吮吸着他嘴里的一切,舔舐过他的每一颗牙齿,舌与舌的碰撞,像在两人的口腔中进行的一曲华尔兹。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一些喘气。
“我可爱的奈布,愿意在我身边呆一辈子吗。”他的眼中装满的温柔与爱恋快要溢出了,“不离不弃,直到海枯石烂。”
“我愿意,杰克,我愿意。”奈布眼中也藏着笑意。
十指相扣。
这一次,我将再也不会松手。
我也将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End

by江忆

自暴自弃其实更本不想在写了
最后还是坚持写了个1000左右
希望我们可以爱我一点
点一下下面的小红心心
(我会写番外的,有车的!!!)

今天的奈布有没有想起杰克【3】
接上文

12番外

失忆梗
庄园日常(非游戏时间)
求生者:医生(艾米丽),园丁(艾玛),空军(玛尔塔),佣兵(奈布),机械师(特蕾西)
监管者:杰克,裘克


 月亮啊,我向你祈求。
 让我爱的人也爱我吧。




 我只想悄悄在黑夜里 
 偷走月亮带着我的心走向你


 我曾经牵着你的手走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我曾经亲吻过你的发丝说着我爱你,我也曾在做爱高潮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你的名字,可最后,我没能留住你,只能看着你走进人间地狱。



 凛冽的月光洒在那些玫瑰上,奈布将自己缩成一团,他被这玫瑰的气息包裹着,就像那个男人拥抱着自己一样。
 很安静,只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心跳声和窗外的的虫鸣。
 明朗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没有乌云,满天的星星,是那样的触手可及,他认出了那连成勺的北斗七星。
 他想起自己在战场上,硝烟四起,躺在沾满鲜血的泥土上,还是同样的天空,他却整夜整夜的失眠,整夜整夜想着庄园,想着大家,死死的捏着脖子上十字架,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和那满天的繁星,祈求自己可以活到明天。
 战场上的每个夜晚都是难熬啊,而现在啊,太过美好了。
 不再会有炮火声把他惊起,也没有耳边突然响起的枪响,和嗖嗖地子弹射出的声音。
 迷迷糊糊,混混僵僵。
 “早安啊,奈布。”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在他的额上,睁开眼,是杰克的房间,四周都散发着白光,安详而和谐。
 眼前的人似乎兴致不错,眼中带笑。
 “早安。”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停止思考,他和那个男人问安,好像这一切都是注定应该发生的。
 他随着自己的动作,开始穿衣洗漱,如此的顺理成章。
 理所当然,他想到了这个词。
 厨房里的男人向他喊着,“今天的早餐有煎蛋和香肠,做了你最爱的溏心哦。”
 圆形的白色餐桌上摆了图案繁杂而高贵的餐垫,每个角都有一个金色的流苏,金边的茶杯中有刚泡好的锡兰红茶。
 奈布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很香,之后他也品不出个所以然。
 杰克端上两份一模一样的食物,炸成金黄色的面包是他的最爱。
 他毫不顾忌的抓起就吃,黄色的蛋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杰克没有动那份诱人的早餐,悠悠的品着红茶,笑眯眯的看着奈布狼吞虎咽的吃着,眼中有遮不住的宠溺。
 奈布一边吃,一边看着这个男人,高挺的鼻梁,深邃的赤色眼瞳,微微挑起的嘴角,总而言之,这是个英俊的男人。
 他张开嘴说:“我爱你。”
 “我也是。”
 ……
 奈布被惊醒了,砰砰的敲门声混杂着艾玛叫他起床的声音,他迅速爬起来,对门外的艾玛说自己马上起床。
 “早安,艾米丽。”奈布一边穿着披风,一边打着哈欠向艾米丽问好。
 “早安,睡的还好嘛。”艾米丽微笑着问他。
 “我不知道…”奈布回忆起昨晚的梦以及睡前发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垂下头,“我不知道,一个人莫名其妙的说爱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艾米丽愣了愣神,接着,她凑近奈布的耳朵说道:“吃完早饭来找我。”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奈布无精打采的拿起一块黑面包,开始咀嚼那又干又硬的的食物。
 他回想起了梦里的早餐,和那个笑着看想他的男人。
 “早安啊,杰克先生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嘛~”艾玛在花园里问候,奈布下意识地停下步子。他想听听那个男人的回答。
 “早安,艾玛,昨天有只迷糊的小猫咪跑进我的房间了而已,他很可爱。”杰克眼中有遮掩不住笑意。
 “那一定是只很讨人喜欢的猫咪了吧~”艾玛笑着回答道。
 “是啊,太可爱了,就是不小心跑掉了呢。”杰克摇摇头,“真是太可惜了。”
 奈布捏紧了手中的面包垂着头,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啊,奈布,好巧啊。”杰克刚一进屋,就看见奈布垂着头坐在那里,看不清表情。
 奈布几乎是在听见杰克声音的那一瞬间就轰的一声的站起身来,埋着头,走远了。
 “啊,还真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咪啊。”杰克坏心眼的笑了起来。
 他不知道他应该做些什么。奈布想起了早晨艾米丽的邀约。
 他敲敲响了艾米丽的房门“请进。”清脆的女声想起,他走进房间,看见艾米丽正在等他。
 “抱歉……但我到底是怎么了。”奈布异常烦躁,“是不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那个男人,那个吻,一切都让他陷入了令他恐惧的混乱之中。
 士兵总害怕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尤其是对于自己的身体。
 艾米丽看着他叹了口气,“你失忆了。”
 “……什么?”
 “你忘记了杰克,他曾经是你的恋人。”
 ……
 奈布头脑中一片空白,过度的惊讶吓得他的有些破音,眼睛瞪的圆圆的。
 “不知道你现在有何感受,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你。”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为什么不在我一回来就告诉我,我……”奈布蹭地一下站了一来,表情由过度的震惊变为愤怒,他的身体颤抖着,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我……我……”
 “奈布,你冷静一下。”艾米丽又叹了口气。
 “要知道,比你更难受的,其实是杰克。”
 是啊,应该是他啊。
 他拼命忍住那股想要哭泣的冲动,死死咬紧下唇。
 “为什么不在我一回来就告诉我呢。”
 “你刚从战场上下来,情绪各方面都还不稳定,而且,你和他多见见总是有好处的——至少,你现在看起来不难接受这件事情。”
 “我……”
 “奈布。我知道你很难过……或许你应该等你的情绪稳定下了了再来找我……抱歉。”艾米丽欲言又止,但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下了逐客令。
 奈布站在门口,心里复杂的要命。
 我爱他吗?爱吧。
 但是,他看起来,好像没有我,也过的挺好的啊。
 他慢慢向外挪动,好巧不巧,和裘克撞了个满怀。
 “啊,对不起对不起。”奈布赶忙道歉。“没事吧。”
 裘克捡起被撞掉的面具,带好,“奈布你怎么走个路魂不守舍的啊,怎么了?”
 “啊……裘克,你知道……杰克……他还好嘛?”奈布打断他的他的话,抬起头,眼中有太多裘克看不懂的情绪。
 “他……还好啊,哈哈哈”裘克还不知道奈布已经知道自己失忆了,还在帮着杰克瞒着他。
 “说实话。”奈布的眼神暗了暗。
 裘克愣住了,他很少看见奈布这样凶狠的表情了,上一次还在他不小心误伤到杰克的时候。
 “他……其实很不好啊……明明是一个热爱生活,对一起都是如此温柔的绅士啊,一切都只是因为你的离开。” 裘克,只好实话实说。“后来路过时常常看见他喝得酩酊大醉,我听见他满口叫着你的名字,求着你回来。可你没有。”
 “他真的很爱你啊。”
 奈布沉默了。“……抱歉说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话啊,我先走了。”
 觉得对不起自己兄弟的裘克还站在原地,思思考着如果这一切被杰克发现后应该怎么办。
 而走远的奈布此刻却觉得大脑更加混乱了。
 是啊,那个吻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只有杰克他自己才知道。
 后来,整个庄园的人都知道奈布在找杰克,因为他问遍了整个庄园的人杰克在哪。
 而当他真正找到了不停躲着他的杰克时,他原本准备好的话却通通被忘记了,只剩下了张了又闭的嘴,和复杂到难以言喻的心情。
 “老子今天晚上要跟你做爱。”
 “……哎?”
 






by江忆


人社很崩的艾米丽小姐姐

我对不住你…
 咯咯咯本来想写曲折一点的,
 但是好复杂哦……
 于是就这样了……
 可能下一章就完结吧w w w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