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忆

一号咸鱼写手江忆
安雷/杰佣
你们会的我都不会
你们不会的我依然不会
产粮随命

我的仿生男友【3】
接上文

仿生人安x神经衰弱雷

         软体出现不稳定。
       眉骨上的蓝色小圈变成了黄色。
       安皱着眉头,走到沙发边坐下。
       自己的系统应该没有出现问题,他现在做的这些都只是一个家务型仿生人应该做的,他对雷狮的关心,也只是一个仿生人应该有的关心,但是雷狮现在的表现来看,它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
          雷狮的一举一动,所有的行为都是令人不解的。
        黄色的小圈闪烁的频率加快了。
         仿生人的思考以及对雷狮的不解莫名其妙产生了压力。
        自己的主人,真的是个奇怪的人啊。
        黄昏,雷狮睡足觉,捡起甩在一旁的手机。
          3个未接电话。
         “喂,帕洛斯。”他先打给第一个电话。
        “哟,雷狮,才起床啊?”那边传出嘻嘻哈哈吵闹的声音。“今天晚上出来喝酒不?”
         “……好啊。”雷狮想着反正自己今天晚上没事,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四个人,老地方。”
          “好。”
        另外两个电话分别是卡米尔和佩利打来的,雷狮想着这两个人要说的事和帕洛斯说的都差不了多少,就懒得再回。
       雷狮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又在床上滚了一会儿,趴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游,最后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做了才不情不愿的爬起床。
       雷狮一边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一边打着哈欠向客厅走。
       打开房间门,雷狮还正在系头巾。
        仿生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一尊精致的蜡像,除了那个微微颤动地呆毛。
         一瞬间雷狮有点被吓到,这一觉睡得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家里面还多了一个仿生人。
         他突然对自己刚刚做得决定感到后悔,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把安一个人留在家里面。
           他把它当成了一个人。
         雷狮有点烦躁,他不知道改如何开口了。
          他舔舔唇,张了张嘴,张张合合几次,挂在口边的那句话就在嘴边,梗在喉头说不出口。
            “雷狮,你醒了啊,我给你做点吃的吧?”安站起身。
            “……不用,今天晚上我要到外面吃。”雷狮顺口就接了下去,说完就皱了皱眉。
          “……好啊。”安愣了一下,又露出了那种标准的微笑,似乎是看出来雷狮的为难。“你去吧,不用管我,我可是仿生人呢。”
          “好吧,等我收拾一下就出门。”
         那一刹那,雷狮几乎可以不用怀疑,安刚刚有一点失落的神情。
         失落,这个表情不应该在仿生人身上出现。
         雷狮不知道,只是涌出一股莫名的歉意。
         “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雷狮在关门时,听见里面的声音。
       他默默的在心里说了一声好。
     走到街上,随手拦一辆车,就向平日吃饭的地方走。
      灯红酒绿,灯火阑珊。
    当雷狮下车时,所有人都到了。
      “唉唉唉,老大,迟到了哦!罚酒罚酒!”佩利一边嚼着肉,一边大声的说着。
      桌上的菜已经上好了,空缺的最后一个位置就是留个雷狮的。
        “就是,罚酒。”帕洛斯在旁边笑着起哄。“来来来,吹一瓶。”
       卡米尔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吃着东西,“大哥,少喝点。”
       雷狮二话不说,抓起瓶冰啤酒就咕咚咕咚地一口气灌了进去半瓶。
         “哟,大哥厉害,来来来,吃东西吃东西。”佩利将筷子递过去,笑嘻嘻的说。
          几个人一块吵吵闹闹的喝着酒,其实主要是佩利和帕洛斯一起,像讲相声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雷狮冷不伶仃在其中说上个几句,而卡米尔全程安安静静,坐在里面几乎不说话,像与世隔绝一般。
        夜空被霓虹灯映射得看不到一颗星星,惨白的月亮孤零零的挂在空中。喧闹的市中心,烧烤摊前,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这烧烤孜然辣椒和冰啤酒中微微的谷香。
      雷狮就是在这个时候想起安的。
      他应该回家了,家里还有一个人在等他。
       雷狮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把曾经看作是一个只有休息功能的地方,看做了家。
      一个拥有生活气息的词语。
      只是多了一个人。
      “哐”雷狮突然一下站起身来。
      “我要回家了。”在七嘴八舌的氛围里,这句话显得异常唐突,就像伊丽莎白女皇在会客时说“不好意思,高跟鞋太高,我想脱掉。”一样令人诧异。
      “哈哈哈哈老大你说什么?”佩利还在接着帕洛斯的话,似乎有些没听清。
      “我说我要回去了。”雷狮再次重复了一遍。
       这次连卡米尔都抬起头,全都盯住雷狮。      “看什么看,有什么意见吗?”
       “不是……老大,现在才12点……”连佩利都停下吃东西,小心翼翼地说。
     “嗯?可是我现在就想回去了。”雷狮挑了挑眉。
     “……没,没什么。”
   谁都知道雷狮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不醉不归的那个人,  今天的突然反常把三个人纷纷吓到了。
       “那我先走了,你们之后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是了。”雷狮头也不回,手插进裤兜,头巾在空中飞舞。
       “……老大怎么了?”佩利撞撞帕洛斯,“今天老大很不对劲啊。”
       “我不知道,可能是有女朋友了?卡米尔?”帕洛斯偏了偏头,“还有,佩利你不要随便撞我!”
     “……不清楚。”说完,卡米尔就低下头。
     一盏盏路灯划过,留下光的残影。
     雷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满脑子想着都是那个仿生人    的那双翠绿色的眸子,盛满悲伤。
    心突然揪了一下。
    他雷狮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这样放在心上。
   待他冲回家时,哪个仿生人依旧保持着雷狮出去时的模样。
     “欢迎回家。”他突然就笑了。
    “……我回来了。”雷狮感觉自己心上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轻轻撩动一下了,像是小猫的爪子抓着他的心。
   “今天晚上,我给你收拾一下客房,你之后就睡在那儿吧。”雷狮转身去客房,“每天,我带你去买衣服。”
   那个仿生人跟在雷狮身后,笑眯眯地回答道“好。”
   “还有……”雷狮顿了顿,“以后,你就叫……”
    “安迷修。”

   

我的仿生男友【2】
仿生人安x神经衰弱雷
接上文
http://xiaozhupeiqi155.lofter.com/post/1f200f78_ef2b8752

   最后雷狮还是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安热得刚刚好的牛奶,小口小口的抿着。
   明明可以很快把牛奶放进微波炉里打一圈,可安硬是要用锅煮热。
   这个已经比吃饼干麻烦很多倍了啊。雷狮在心中吐槽。
   想过来想过去,雷狮想,反正又不是自己做,又何必在乎这些?有人帮自己把生活过得精致一些,还求之不得,怪不得现在那么多人都愿意买仿生人,多方便。
   但是雷狮本人还是没有自己提高生活品质的觉悟,要是没有卡米尔给他订购仿生人,雷狮还真准备自己一个人就这么邋邋遢遢的过,反正过得挺好的,雷狮还是很安于现状的。
   毕竟像他这种明天只需要打打游戏,写写程序,再花上些日子制作有意思的游戏,这一笔客观的收入和家中的补足,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仿生人已经给社会带来了百分之三十七的失业率了。
   雷狮这种工作,现目前还是仿生人无法替代的,不久后的将来会怎样,雷狮也懒得去想。
   当安在厨房煮牛奶的时,雷狮就去坐在沙发上发呆。
   “雷狮,把牛奶喝完就赶紧去睡觉吧。”仿生人背着手,标准的微笑。
   “……不要,我睡不着。”雷狮不紧不慢的喝着牛奶。
   安的脑子里已经开始演算出无数种治疗失眠的方法。
   “不过,我倒是希望你来陪我打打游戏。”雷狮坐在沙发上,眼睛弯弯的,紫色的眼瞳眯成一条线,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好的,没问题。”仿生人明显顿了几秒,这些都被安归于程序卡顿。
   薄而透明的液晶屏被安打开,雷狮熟练的连好手柄,随便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点开游戏。
   最近雷狮沉迷恐怖游戏,这次的这款游戏就是四名人类和屠夫的游戏(指黎明杀机,非第五人格,虽然操作都差不多,但黎明杀机才是真正正版。)
   游戏很好玩,一点都不像自己每天都会接触到的游戏代码,那些枯燥而又无味。
    雷狮更热衷于使用人类,他更享受那种和同伴一起溜屠夫的感觉。
    游戏使用的音效也是良苦用心的,带上耳机效果更佳,但是雷狮就是喜欢外放,被佩利笑了好多次。
    整房间里响起了游戏里的音乐,而现在正好又是半夜,气氛更加到位。
    安虽然是个仿生人,但也是个新手,在屠夫毫无章法攻击下挨了一个血。
    仿生人也只能让确保按键的正确,操作意识却差得雷狮直爆粗口,“我靠你是猪吗,你看着他过来了你拍板子啊!”“哎你去翻窗子,快快快,哎怎么又倒了?”
    雷狮在救安的时候,不小心被挨了一刀,他小声骂了一句,就朝着安的方向吼“快跑!等下你又被挂起来我可不救你。”
   “好的。”安依旧是那副微笑的模样,令雷狮火大。
   好不容易跑掉了,其他两个队友也很争气的修好发电机,雷狮今天也没有什么心情去跟屠夫皮了,开了大门就溜。
   刚刚打完这局,抬起头,正想说些什么,一抬头就看到雷狮突然凑过来的脸,他一把捏住安的脸。
   “明明长着和人一样的模样,怎么就不能多几个表情嘛。”仿生人的脸被捏来捏去,绿色眼眸和那双紫色眼瞳相对,像一滩碧绿的湖水。
   “……好”
   紧接着雷狮爬起来,又打了几局游戏,安的进步还是蛮大的,直到雷狮一个没注意,跑进弗莱迪的梦境里,安看到了后二话不说就跑去救雷狮。
    安第一次救下雷狮后,它听见一声微弱的“谢谢。”
    一转头,看见的却是雷狮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
    在雷狮打的第五个哈欠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我想睡会,别叫我,你要休息可以到那边的客房。”雷狮又打了个哈欠,眼角带着微微湿润。“有个空的床。”
    雷狮将自己缩成一团,又窝进沙发里面,闭上了眼。
    “好。”
    毯子搭在雷狮身上,安在收好了那一摊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后,看着雷狮看了一会。
    一个公主抱。
    雷狮不重,就是骨头架子撑着,看着瘦瘦高高的,长了副好皮相。
    雷狮正睡迷迷瞪瞪,就感到一阵悬空,接着就落到一个温温热热的怀里。
    雷狮懵懵懂懂的睁开一只眼。
    “妈的你在干嘛!”雷狮发现自己在这个仿生人的怀里时,整个人都炸毛了。
    “你在沙发上睡不好,容易感冒。”安一本正经的给雷狮解释着,“我抱你去卧室睡,这样舒服一些。”
    “谁要你管我,这么几年了我睡在那里,我不依然好好的吗!”雷狮有点气急,又觉得很奇怪。
    “这不一样,我的责任就是将你照顾我,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义正言辞的话堵得雷狮难受。
    “你放开老子。”
    “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不然我这么活到现在的?”雷狮想着有点好笑,“我不是三岁小孩,你不要这样无微不至的关心我,像一个老妈子一样。”
    “我……对不起,我只是……”安垂下头。
    “是什么?程序设计?”
    雷狮觉得这个仿生人有点意思,很好玩。
    “……”我不知道。安默默在心里说。
    雷狮也没等到安的回应,摆摆手。
    “那我去睡觉了。”
    “……晚安。”
    殊不知背后的那个人低下头,浓得化不开的复杂的情绪,两颗亮的像水晶珠子的眸子,失了光彩
   
   
   
   

我的仿生男友[1]

沉迷底特律

无法自拔

然后就想着

如果安安穿得像康纳酱一样

一定很好看!

但是你们要相信我这是甜文!

ooc预警!!

这是正文了wwww

并且感谢妹子提供的脑洞  @想睡午觉咩...... 

雷狮设定:那种很神经质很敏感然后小病娇,微量的黑化,轻微病弱向。

安迷修设定:千篇一律的仿生人的出场设置,明明挂着笑,过于生硬并且商业化,冰冷,没有情感。

仿生人安x神经衰弱雷

 旧设安(就是安迷修会比雷狮高)

   “哥,我给你订了一个仿生人,你注意接收。”

    电话那头像一摊死水,雷狮沉默了好一会儿,微抿的嘴唇才吐出一个宝贵的“嗯”。 

   “哥,记得待会吃药。”卡米尔再一次开了口,就料到迎接他的会是忙音,伶俐的女声响起,他哽了一下,便将电话放在桌子上,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像这样的事情,他早已习惯。

   之后就没了下文,卡米尔便听见那嘟嘟嘟的忙音。

   雷狮挂了电话后直接将自己扔在沙发上,整个房间很暗,有些乱糟糟的,桌上堆满空瘪的易拉罐,垃圾桶早就快餐外卖方便面的盒子给塞满了,散发出一股酸臭味。雷狮虽然闻着嗤之以鼻,但也懒得去扔。   

   厚厚的窗帘遮挡着外面的光,使得房间显得更加昏暗,唯一的光源就是那孤零零的手机,微弱的发着白光,和未拉严实的窗帘缝隙里漏进的丝丝光线。

   就像一个漫无目的的人坐在一座孤岛上,他有着发散的眼神,空洞的目光。

   他和这座岛一样孤单。

   淅淅沥沥的,窗外下着小雨,偶尔一两滴大颗的水珠滚落,发出清脆地啪嗒的声。

   当那个一人多高的快递送进屋时,盒子上还沾满了水珠。

   雷狮懒懒散散的站起来,翻找了整个房间才看到一把剪刀,他抓起来划开厚实的纸皮包装,里面是一个和真人似乎没有什么差异的仿生人。

   如果除去仿生人眉骨旁正在发蓝光的小圈。

   一身标准的仿生人的深蓝色制服,以及胸前蓝色三尖角的图案和右臂蓝色条纹。

   那双人造眼缓缓睁开。

   青绿色的眼瞳。

   一颗好看的玻璃珠子。雷狮这么想着。

   “你好,我是AX400。”男性的充满磁性的声线响起。

   “请为我取名。”眼前的仿生人微笑起来,完美的脸上显得生动了些。

   “安。”

   所有的仿生人都是根据黄金比例来组装出来的,身体中流淌着蓝血,模控生命给了他们新生。

   雷狮在再一次将自己窝回沙发里,白色的头巾被死死压在身下。

   “我叫雷狮。”

   “去把房间都给我打扫了吧,我想睡会儿。”雷狮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

   “好。”依旧是那个好听的男声。

   之后雷狮抵挡不住袭来的睡意,沉沉地睡过去了

   雷狮是被饿醒的,醒来的时候却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他明明没有喊外卖啊?

    雷狮一下子睁大了眼,房间整洁得不像话,桌面上的杂物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垃圾桶也被套上了新的袋子,地面也是锃亮锃亮的,整个屋子就像是许多年前刚刚装修好的一样。

    那个棕色头发在厨房里一闪而过,才不可置信的发现,那食物的香气居然是从自己家荒废许久的厨房发出来的。

   雷狮扯下盖在身上的毯子,慢慢悠悠地向厨房走。

   “啊,你醒了。”

   雷狮盯着这双人造的双眼,说是眼睛,其实胜似宝石,只是,他脸上的笑意丝毫没有漫进眼睛。

    雷狮偏着头,盯着那双眼睛看了一会,就利索的一个转身,走出了厨房。

    “吃饭吧,过来。”拉开椅子,坐下。

    桌上虽只有普普通通的一两个菜,但卖相良好的菜看上去还是令人食欲大开,更何况像雷狮这样长期吃方便食物的人。

    刚吃了了一两口,雷狮就感觉怪怪的。

    安迷修自从厨房出来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保持着微笑,令人浑身不舒服。

    “喂,你也过来吃吧,安。”雷狮抬起头,“毕竟全是你做的。”

    “谢谢,我是仿生人,不吃东西。”干干净净的男声响起,规规矩矩的回答谜之让雷狮感到火大。

    “啪”雷狮将筷子摔在桌子上,“为什么,是嫌弃我?”

   这个气生的莫名其妙,简直不可理喻,可雷狮就是心里不舒服。

   他还没等到安的回答,就已经站起身,快步走回房间,重重地拍门声残留在空气中。

   留下安一人站在空空荡荡的客厅。

   这个人,好奇怪。这是安身为仿生人第一次思考。

   为什么会这样,是我哪里做的有误?

   安想到最后,感觉自己的程序根本无法破译为何房间里的那个人生气了,只好摇摇头放弃。

   紧接着看向桌上只动了一点点的菜,不由得担心起雷狮来,但他也负责的将雷狮没有吃完的东西放进冰箱里。

    雷狮瘫在床上,心情也郁闷得要死,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为这么一点点小事发火,害的自己连晚饭都没怎么吃。

    他郁闷的床上翻来翻去,赌气般的想,反正饭也不吃了,门也摔了,还能怎样呢,还不如睡觉。

    雷狮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在后半夜的时候他又开始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了,整个人清醒得不行,强烈的饥饿感席卷着他的胃,像一把小锤子不轻不重地敲击着他的胃,雷狮烦躁的扯被子。

    偷偷出去拿点吃的也没什么,雷狮想着。

    快速的翻下床实现他的想法,悄悄的开门,一片寂静。

    安会不会已经睡了?仿生人会睡觉嘛……稀奇古怪的想法钻进雷狮的脑子里,他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厨房走,一边看着安在那里。

    巨大的落地窗的窗帘从下午看上去,被安拉开后就没再拉回来,银丝般的月光撒满整个客厅,安就站在窗前,闭着眼。

    银色的光线勾勒完美的线条,在月光下,他的五官显得精致,嘴角的小幅度上扬让雷狮感到了温柔。

    雷狮有一点点愣住,他觉得这个仿生人很好看。

    即使他明白那不过是个Android。

    回过神来,安还是闭着眼,像是睡着的样子,只不过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雷狮深吸一口气,垫着脚溜进厨房,轻手轻脚地翻找着食物。殊不知,仿生人的感观比人类灵敏得多。

    当安走到厨房,看着雷狮背着他翻翻找找时,雷狮根本没有发现它。

    雷狮终于在冰箱的顶部找到了自己最近去超市买的饼干。

    他踮起脚,伸出手使劲摸着饼干的袋子,无奈当时自己是垫了一个小板凳放饼干的,无意间饼干就被放的很深,刚好是雷狮摸不到的地方。

    “艹……”雷狮小声骂着,根本没有注意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影子。

    “你是想拿这个嘛?”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只手,轻松的抓住饼干,拿了下来。

    雷狮吓得一抖,垫着的脚一下就软了,重心一个不稳,往后倒去。

    一个结实的胸膛,雷狮抬头,和那个微微不解的眼神对上。

    “饿了的话,吃这种东西不好,最好,喝一点热牛奶。”

    “操你妈你吓死我了!”雷狮气的面部都有点扭曲。

    “嗯?”怎么又生气了?

   

之前打掉tag了(好丢人)

重新再发一次qw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