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江忆

一号咸鱼写手江忆
安雷/杰佣
你们会的我都不会
你们不会的我依然不会

我的仿生男友[1]

沉迷底特律

无法自拔

然后就想着

如果安安穿得像康纳酱一样

一定很好看!

但是你们要相信我这是甜文!

ooc预警!!

这是正文了wwww

并且感谢妹子提供的脑洞  @想睡午觉咩...... 

雷狮设定:那种很神经质很敏感然后小病娇,微量的黑化,轻微病弱向。

安迷修设定:千篇一律的仿生人的出场设置,明明挂着笑,过于生硬并且商业化,冰冷,没有情感。

仿生人安x神经衰弱雷

 旧设安(就是安迷修会比雷狮高)

   “哥,我给你订了一个仿生人,你注意接收。”

    电话那头像一摊死水,雷狮沉默了好一会儿,微抿的嘴唇才吐出一个宝贵的“嗯”。 

   “哥,记得待会吃药。”卡米尔再一次开了口,就料到迎接他的会是忙音,伶俐的女声响起,他哽了一下,便将电话放在桌子上,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像这样的事情,他早已习惯。

   之后就没了下文,卡米尔便听见那嘟嘟嘟的忙音。

   雷狮挂了电话后直接将自己扔在沙发上,整个房间很暗,有些乱糟糟的,桌上堆满空瘪的易拉罐,垃圾桶早就快餐外卖方便面的盒子给塞满了,散发出一股酸臭味。雷狮虽然闻着嗤之以鼻,但也懒得去扔。   

   厚厚的窗帘遮挡着外面的光,使得房间显得更加昏暗,唯一的光源就是那孤零零的手机,微弱的发着白光,和未拉严实的窗帘缝隙里漏进的丝丝光线。

   就像一个漫无目的的人坐在一座孤岛上,他有着发散的眼神,空洞的目光。

   他和这座岛一样孤单。

   淅淅沥沥的,窗外下着小雨,偶尔一两滴大颗的水珠滚落,发出清脆地啪嗒的声。

   当那个一人多高的快递送进屋时,盒子上还沾满了水珠。

   雷狮懒懒散散的站起来,翻找了整个房间才看到一把剪刀,他抓起来划开厚实的纸皮包装,里面是一个和真人似乎没有什么差异的仿生人。

   如果除去仿生人眉骨旁正在发蓝光的小圈。

   一身标准的仿生人的深蓝色制服,以及胸前蓝色三尖角的图案和右臂蓝色条纹。

   那双人造眼缓缓睁开。

   青绿色的眼瞳。

   一颗好看的玻璃珠子。雷狮这么想着。

   “你好,我是AX400。”男性的充满磁性的声线响起。

   “请为我取名。”眼前的仿生人微笑起来,完美的脸上显得生动了些。

   “安。”

   所有的仿生人都是根据黄金比例来组装出来的,身体中流淌着蓝血,模控生命给了他们新生。

   雷狮在再一次将自己窝回沙发里,白色的头巾被死死压在身下。

   “我叫雷狮。”

   “去把房间都给我打扫了吧,我想睡会儿。”雷狮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

   “好。”依旧是那个好听的男声。

   之后雷狮抵挡不住袭来的睡意,沉沉地睡过去了

   雷狮是被饿醒的,醒来的时候却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他明明没有喊外卖啊?

    雷狮一下子睁大了眼,房间整洁得不像话,桌面上的杂物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垃圾桶也被套上了新的袋子,地面也是锃亮锃亮的,整个屋子就像是许多年前刚刚装修好的一样。

    那个棕色头发在厨房里一闪而过,才不可置信的发现,那食物的香气居然是从自己家荒废许久的厨房发出来的。

   雷狮扯下盖在身上的毯子,慢慢悠悠地向厨房走。

   “啊,你醒了。”

   雷狮盯着这双人造的双眼,说是眼睛,其实胜似宝石,只是,他脸上的笑意丝毫没有漫进眼睛。

    雷狮偏着头,盯着那双眼睛看了一会,就利索的一个转身,走出了厨房。

    “吃饭吧,过来。”拉开椅子,坐下。

    桌上虽只有普普通通的一两个菜,但卖相良好的菜看上去还是令人食欲大开,更何况像雷狮这样长期吃方便食物的人。

    刚吃了了一两口,雷狮就感觉怪怪的。

    安迷修自从厨房出来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保持着微笑,令人浑身不舒服。

    “喂,你也过来吃吧,安。”雷狮抬起头,“毕竟全是你做的。”

    “谢谢,我是仿生人,不吃东西。”干干净净的男声响起,规规矩矩的回答谜之让雷狮感到火大。

    “啪”雷狮将筷子摔在桌子上,“为什么,是嫌弃我?”

   这个气生的莫名其妙,简直不可理喻,可雷狮就是心里不舒服。

   他还没等到安的回答,就已经站起身,快步走回房间,重重地拍门声残留在空气中。

   留下安一人站在空空荡荡的客厅。

   这个人,好奇怪。这是安身为仿生人第一次思考。

   为什么会这样,是我哪里做的有误?

   安想到最后,感觉自己的程序根本无法破译为何房间里的那个人生气了,只好摇摇头放弃。

   紧接着看向桌上只动了一点点的菜,不由得担心起雷狮来,但他也负责的将雷狮没有吃完的东西放进冰箱里。

    雷狮瘫在床上,心情也郁闷得要死,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为这么一点点小事发火,害的自己连晚饭都没怎么吃。

    他郁闷的床上翻来翻去,赌气般的想,反正饭也不吃了,门也摔了,还能怎样呢,还不如睡觉。

    雷狮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在后半夜的时候他又开始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了,整个人清醒得不行,强烈的饥饿感席卷着他的胃,像一把小锤子不轻不重地敲击着他的胃,雷狮烦躁的扯被子。

    偷偷出去拿点吃的也没什么,雷狮想着。

    快速的翻下床实现他的想法,悄悄的开门,一片寂静。

    安会不会已经睡了?仿生人会睡觉嘛……稀奇古怪的想法钻进雷狮的脑子里,他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厨房走,一边看着安在那里。

    巨大的落地窗的窗帘从下午看上去,被安拉开后就没再拉回来,银丝般的月光撒满整个客厅,安就站在窗前,闭着眼。

    银色的光线勾勒完美的线条,在月光下,他的五官显得精致,嘴角的小幅度上扬让雷狮感到了温柔。

    雷狮有一点点愣住,他觉得这个仿生人很好看。

    即使他明白那不过是个Android。

    回过神来,安还是闭着眼,像是睡着的样子,只不过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雷狮深吸一口气,垫着脚溜进厨房,轻手轻脚地翻找着食物。殊不知,仿生人的感观比人类灵敏得多。

    当安走到厨房,看着雷狮背着他翻翻找找时,雷狮根本没有发现它。

    雷狮终于在冰箱的顶部找到了自己最近去超市买的饼干。

    他踮起脚,伸出手使劲摸着饼干的袋子,无奈当时自己是垫了一个小板凳放饼干的,无意间饼干就被放的很深,刚好是雷狮摸不到的地方。

    “艹……”雷狮小声骂着,根本没有注意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影子。

    “你是想拿这个嘛?”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只手,轻松的抓住饼干,拿了下来。

    雷狮吓得一抖,垫着的脚一下就软了,重心一个不稳,往后倒去。

    一个结实的胸膛,雷狮抬头,和那个微微不解的眼神对上。

    “饿了的话,吃这种东西不好,最好,喝一点热牛奶。”

    “操你妈你吓死我了!”雷狮气的面部都有点扭曲。

    “嗯?”怎么又生气了?

   

之前打掉tag了(好丢人)

重新再发一次qwqqq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