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忆

一号咸鱼写手江忆
安雷/杰佣
你们会的我都不会
你们不会的我依然不会
产粮随命

我我我找到这个了!!!
薛薛是天使!!


务必不要收藏和转载哦wwwww


爱你们

我的仿生男友【3】
接上文

仿生人安x神经衰弱雷

         软体出现不稳定。
       眉骨上的蓝色小圈变成了黄色。
       安皱着眉头,走到沙发边坐下。
       自己的系统应该没有出现问题,他现在做的这些都只是一个家务型仿生人应该做的,他对雷狮的关心,也只是一个仿生人应该有的关心,但是雷狮现在的表现来看,它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
          雷狮的一举一动,所有的行为都是令人不解的。
        黄色的小圈闪烁的频率加快了。
         仿生人的思考以及对雷狮的不解莫名其妙产生了压力。
        自己的主人,真的是个奇怪的人啊。
        黄昏,雷狮睡足觉,捡起甩在一旁的手机。
          3个未接电话。
         “喂,帕洛斯。”他先打给第一个电话。
        “哟,雷狮,才起床啊?”那边传出嘻嘻哈哈吵闹的声音。“今天晚上出来喝酒不?”
         “……好啊。”雷狮想着反正自己今天晚上没事,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四个人,老地方。”
          “好。”
        另外两个电话分别是卡米尔和佩利打来的,雷狮想着这两个人要说的事和帕洛斯说的都差不了多少,就懒得再回。
       雷狮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又在床上滚了一会儿,趴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游,最后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做了才不情不愿的爬起床。
       雷狮一边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一边打着哈欠向客厅走。
       打开房间门,雷狮还正在系头巾。
        仿生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一尊精致的蜡像,除了那个微微颤动地呆毛。
         一瞬间雷狮有点被吓到,这一觉睡得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家里面还多了一个仿生人。
         他突然对自己刚刚做得决定感到后悔,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把安一个人留在家里面。
           他把它当成了一个人。
         雷狮有点烦躁,他不知道改如何开口了。
          他舔舔唇,张了张嘴,张张合合几次,挂在口边的那句话就在嘴边,梗在喉头说不出口。
            “雷狮,你醒了啊,我给你做点吃的吧?”安站起身。
            “……不用,今天晚上我要到外面吃。”雷狮顺口就接了下去,说完就皱了皱眉。
          “……好啊。”安愣了一下,又露出了那种标准的微笑,似乎是看出来雷狮的为难。“你去吧,不用管我,我可是仿生人呢。”
          “好吧,等我收拾一下就出门。”
         那一刹那,雷狮几乎可以不用怀疑,安刚刚有一点失落的神情。
         失落,这个表情不应该在仿生人身上出现。
         雷狮不知道,只是涌出一股莫名的歉意。
         “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雷狮在关门时,听见里面的声音。
       他默默的在心里说了一声好。
     走到街上,随手拦一辆车,就向平日吃饭的地方走。
      灯红酒绿,灯火阑珊。
    当雷狮下车时,所有人都到了。
      “唉唉唉,老大,迟到了哦!罚酒罚酒!”佩利一边嚼着肉,一边大声的说着。
      桌上的菜已经上好了,空缺的最后一个位置就是留个雷狮的。
        “就是,罚酒。”帕洛斯在旁边笑着起哄。“来来来,吹一瓶。”
       卡米尔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吃着东西,“大哥,少喝点。”
       雷狮二话不说,抓起瓶冰啤酒就咕咚咕咚地一口气灌了进去半瓶。
         “哟,大哥厉害,来来来,吃东西吃东西。”佩利将筷子递过去,笑嘻嘻的说。
          几个人一块吵吵闹闹的喝着酒,其实主要是佩利和帕洛斯一起,像讲相声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雷狮冷不伶仃在其中说上个几句,而卡米尔全程安安静静,坐在里面几乎不说话,像与世隔绝一般。
        夜空被霓虹灯映射得看不到一颗星星,惨白的月亮孤零零的挂在空中。喧闹的市中心,烧烤摊前,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这烧烤孜然辣椒和冰啤酒中微微的谷香。
      雷狮就是在这个时候想起安的。
      他应该回家了,家里还有一个人在等他。
       雷狮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把曾经看作是一个只有休息功能的地方,看做了家。
      一个拥有生活气息的词语。
      只是多了一个人。
      “哐”雷狮突然一下站起身来。
      “我要回家了。”在七嘴八舌的氛围里,这句话显得异常唐突,就像伊丽莎白女皇在会客时说“不好意思,高跟鞋太高,我想脱掉。”一样令人诧异。
      “哈哈哈哈老大你说什么?”佩利还在接着帕洛斯的话,似乎有些没听清。
      “我说我要回去了。”雷狮再次重复了一遍。
       这次连卡米尔都抬起头,全都盯住雷狮。      “看什么看,有什么意见吗?”
       “不是……老大,现在才12点……”连佩利都停下吃东西,小心翼翼地说。
     “嗯?可是我现在就想回去了。”雷狮挑了挑眉。
     “……没,没什么。”
   谁都知道雷狮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不醉不归的那个人,  今天的突然反常把三个人纷纷吓到了。
       “那我先走了,你们之后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是了。”雷狮头也不回,手插进裤兜,头巾在空中飞舞。
       “……老大怎么了?”佩利撞撞帕洛斯,“今天老大很不对劲啊。”
       “我不知道,可能是有女朋友了?卡米尔?”帕洛斯偏了偏头,“还有,佩利你不要随便撞我!”
     “……不清楚。”说完,卡米尔就低下头。
     一盏盏路灯划过,留下光的残影。
     雷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满脑子想着都是那个仿生人    的那双翠绿色的眸子,盛满悲伤。
    心突然揪了一下。
    他雷狮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这样放在心上。
   待他冲回家时,哪个仿生人依旧保持着雷狮出去时的模样。
     “欢迎回家。”他突然就笑了。
    “……我回来了。”雷狮感觉自己心上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轻轻撩动一下了,像是小猫的爪子抓着他的心。
   “今天晚上,我给你收拾一下客房,你之后就睡在那儿吧。”雷狮转身去客房,“每天,我带你去买衣服。”
   那个仿生人跟在雷狮身后,笑眯眯地回答道“好。”
   “还有……”雷狮顿了顿,“以后,你就叫……”
    “安迷修。”

   

我的仿生男友【2】
仿生人安x神经衰弱雷
接上文
http://xiaozhupeiqi155.lofter.com/post/1f200f78_ef2b8752

   最后雷狮还是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安热得刚刚好的牛奶,小口小口的抿着。
   明明可以很快把牛奶放进微波炉里打一圈,可安硬是要用锅煮热。
   这个已经比吃饼干麻烦很多倍了啊。雷狮在心中吐槽。
   想过来想过去,雷狮想,反正又不是自己做,又何必在乎这些?有人帮自己把生活过得精致一些,还求之不得,怪不得现在那么多人都愿意买仿生人,多方便。
   但是雷狮本人还是没有自己提高生活品质的觉悟,要是没有卡米尔给他订购仿生人,雷狮还真准备自己一个人就这么邋邋遢遢的过,反正过得挺好的,雷狮还是很安于现状的。
   毕竟像他这种明天只需要打打游戏,写写程序,再花上些日子制作有意思的游戏,这一笔客观的收入和家中的补足,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仿生人已经给社会带来了百分之三十七的失业率了。
   雷狮这种工作,现目前还是仿生人无法替代的,不久后的将来会怎样,雷狮也懒得去想。
   当安在厨房煮牛奶的时,雷狮就去坐在沙发上发呆。
   “雷狮,把牛奶喝完就赶紧去睡觉吧。”仿生人背着手,标准的微笑。
   “……不要,我睡不着。”雷狮不紧不慢的喝着牛奶。
   安的脑子里已经开始演算出无数种治疗失眠的方法。
   “不过,我倒是希望你来陪我打打游戏。”雷狮坐在沙发上,眼睛弯弯的,紫色的眼瞳眯成一条线,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好的,没问题。”仿生人明显顿了几秒,这些都被安归于程序卡顿。
   薄而透明的液晶屏被安打开,雷狮熟练的连好手柄,随便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点开游戏。
   最近雷狮沉迷恐怖游戏,这次的这款游戏就是四名人类和屠夫的游戏(指黎明杀机,非第五人格,虽然操作都差不多,但黎明杀机才是真正正版。)
   游戏很好玩,一点都不像自己每天都会接触到的游戏代码,那些枯燥而又无味。
    雷狮更热衷于使用人类,他更享受那种和同伴一起溜屠夫的感觉。
    游戏使用的音效也是良苦用心的,带上耳机效果更佳,但是雷狮就是喜欢外放,被佩利笑了好多次。
    整房间里响起了游戏里的音乐,而现在正好又是半夜,气氛更加到位。
    安虽然是个仿生人,但也是个新手,在屠夫毫无章法攻击下挨了一个血。
    仿生人也只能让确保按键的正确,操作意识却差得雷狮直爆粗口,“我靠你是猪吗,你看着他过来了你拍板子啊!”“哎你去翻窗子,快快快,哎怎么又倒了?”
    雷狮在救安的时候,不小心被挨了一刀,他小声骂了一句,就朝着安的方向吼“快跑!等下你又被挂起来我可不救你。”
   “好的。”安依旧是那副微笑的模样,令雷狮火大。
   好不容易跑掉了,其他两个队友也很争气的修好发电机,雷狮今天也没有什么心情去跟屠夫皮了,开了大门就溜。
   刚刚打完这局,抬起头,正想说些什么,一抬头就看到雷狮突然凑过来的脸,他一把捏住安的脸。
   “明明长着和人一样的模样,怎么就不能多几个表情嘛。”仿生人的脸被捏来捏去,绿色眼眸和那双紫色眼瞳相对,像一滩碧绿的湖水。
   “……好”
   紧接着雷狮爬起来,又打了几局游戏,安的进步还是蛮大的,直到雷狮一个没注意,跑进弗莱迪的梦境里,安看到了后二话不说就跑去救雷狮。
    安第一次救下雷狮后,它听见一声微弱的“谢谢。”
    一转头,看见的却是雷狮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
    在雷狮打的第五个哈欠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我想睡会,别叫我,你要休息可以到那边的客房。”雷狮又打了个哈欠,眼角带着微微湿润。“有个空的床。”
    雷狮将自己缩成一团,又窝进沙发里面,闭上了眼。
    “好。”
    毯子搭在雷狮身上,安在收好了那一摊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后,看着雷狮看了一会。
    一个公主抱。
    雷狮不重,就是骨头架子撑着,看着瘦瘦高高的,长了副好皮相。
    雷狮正睡迷迷瞪瞪,就感到一阵悬空,接着就落到一个温温热热的怀里。
    雷狮懵懵懂懂的睁开一只眼。
    “妈的你在干嘛!”雷狮发现自己在这个仿生人的怀里时,整个人都炸毛了。
    “你在沙发上睡不好,容易感冒。”安一本正经的给雷狮解释着,“我抱你去卧室睡,这样舒服一些。”
    “谁要你管我,这么几年了我睡在那里,我不依然好好的吗!”雷狮有点气急,又觉得很奇怪。
    “这不一样,我的责任就是将你照顾我,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义正言辞的话堵得雷狮难受。
    “你放开老子。”
    “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不然我这么活到现在的?”雷狮想着有点好笑,“我不是三岁小孩,你不要这样无微不至的关心我,像一个老妈子一样。”
    “我……对不起,我只是……”安垂下头。
    “是什么?程序设计?”
    雷狮觉得这个仿生人有点意思,很好玩。
    “……”我不知道。安默默在心里说。
    雷狮也没等到安的回应,摆摆手。
    “那我去睡觉了。”
    “……晚安。”
    殊不知背后的那个人低下头,浓得化不开的复杂的情绪,两颗亮的像水晶珠子的眸子,失了光彩
   
   
   
   

我的仿生男友[1]

沉迷底特律

无法自拔

然后就想着

如果安安穿得像康纳酱一样

一定很好看!

但是你们要相信我这是甜文!

ooc预警!!

这是正文了wwww

并且感谢妹子提供的脑洞  @想睡午觉咩...... 

雷狮设定:那种很神经质很敏感然后小病娇,微量的黑化,轻微病弱向。

安迷修设定:千篇一律的仿生人的出场设置,明明挂着笑,过于生硬并且商业化,冰冷,没有情感。

仿生人安x神经衰弱雷

 旧设安(就是安迷修会比雷狮高)

   “哥,我给你订了一个仿生人,你注意接收。”

    电话那头像一摊死水,雷狮沉默了好一会儿,微抿的嘴唇才吐出一个宝贵的“嗯”。 

   “哥,记得待会吃药。”卡米尔再一次开了口,就料到迎接他的会是忙音,伶俐的女声响起,他哽了一下,便将电话放在桌子上,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像这样的事情,他早已习惯。

   之后就没了下文,卡米尔便听见那嘟嘟嘟的忙音。

   雷狮挂了电话后直接将自己扔在沙发上,整个房间很暗,有些乱糟糟的,桌上堆满空瘪的易拉罐,垃圾桶早就快餐外卖方便面的盒子给塞满了,散发出一股酸臭味。雷狮虽然闻着嗤之以鼻,但也懒得去扔。   

   厚厚的窗帘遮挡着外面的光,使得房间显得更加昏暗,唯一的光源就是那孤零零的手机,微弱的发着白光,和未拉严实的窗帘缝隙里漏进的丝丝光线。

   就像一个漫无目的的人坐在一座孤岛上,他有着发散的眼神,空洞的目光。

   他和这座岛一样孤单。

   淅淅沥沥的,窗外下着小雨,偶尔一两滴大颗的水珠滚落,发出清脆地啪嗒的声。

   当那个一人多高的快递送进屋时,盒子上还沾满了水珠。

   雷狮懒懒散散的站起来,翻找了整个房间才看到一把剪刀,他抓起来划开厚实的纸皮包装,里面是一个和真人似乎没有什么差异的仿生人。

   如果除去仿生人眉骨旁正在发蓝光的小圈。

   一身标准的仿生人的深蓝色制服,以及胸前蓝色三尖角的图案和右臂蓝色条纹。

   那双人造眼缓缓睁开。

   青绿色的眼瞳。

   一颗好看的玻璃珠子。雷狮这么想着。

   “你好,我是AX400。”男性的充满磁性的声线响起。

   “请为我取名。”眼前的仿生人微笑起来,完美的脸上显得生动了些。

   “安。”

   所有的仿生人都是根据黄金比例来组装出来的,身体中流淌着蓝血,模控生命给了他们新生。

   雷狮在再一次将自己窝回沙发里,白色的头巾被死死压在身下。

   “我叫雷狮。”

   “去把房间都给我打扫了吧,我想睡会儿。”雷狮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

   “好。”依旧是那个好听的男声。

   之后雷狮抵挡不住袭来的睡意,沉沉地睡过去了

   雷狮是被饿醒的,醒来的时候却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他明明没有喊外卖啊?

    雷狮一下子睁大了眼,房间整洁得不像话,桌面上的杂物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垃圾桶也被套上了新的袋子,地面也是锃亮锃亮的,整个屋子就像是许多年前刚刚装修好的一样。

    那个棕色头发在厨房里一闪而过,才不可置信的发现,那食物的香气居然是从自己家荒废许久的厨房发出来的。

   雷狮扯下盖在身上的毯子,慢慢悠悠地向厨房走。

   “啊,你醒了。”

   雷狮盯着这双人造的双眼,说是眼睛,其实胜似宝石,只是,他脸上的笑意丝毫没有漫进眼睛。

    雷狮偏着头,盯着那双眼睛看了一会,就利索的一个转身,走出了厨房。

    “吃饭吧,过来。”拉开椅子,坐下。

    桌上虽只有普普通通的一两个菜,但卖相良好的菜看上去还是令人食欲大开,更何况像雷狮这样长期吃方便食物的人。

    刚吃了了一两口,雷狮就感觉怪怪的。

    安迷修自从厨房出来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保持着微笑,令人浑身不舒服。

    “喂,你也过来吃吧,安。”雷狮抬起头,“毕竟全是你做的。”

    “谢谢,我是仿生人,不吃东西。”干干净净的男声响起,规规矩矩的回答谜之让雷狮感到火大。

    “啪”雷狮将筷子摔在桌子上,“为什么,是嫌弃我?”

   这个气生的莫名其妙,简直不可理喻,可雷狮就是心里不舒服。

   他还没等到安的回答,就已经站起身,快步走回房间,重重地拍门声残留在空气中。

   留下安一人站在空空荡荡的客厅。

   这个人,好奇怪。这是安身为仿生人第一次思考。

   为什么会这样,是我哪里做的有误?

   安想到最后,感觉自己的程序根本无法破译为何房间里的那个人生气了,只好摇摇头放弃。

   紧接着看向桌上只动了一点点的菜,不由得担心起雷狮来,但他也负责的将雷狮没有吃完的东西放进冰箱里。

    雷狮瘫在床上,心情也郁闷得要死,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为这么一点点小事发火,害的自己连晚饭都没怎么吃。

    他郁闷的床上翻来翻去,赌气般的想,反正饭也不吃了,门也摔了,还能怎样呢,还不如睡觉。

    雷狮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在后半夜的时候他又开始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了,整个人清醒得不行,强烈的饥饿感席卷着他的胃,像一把小锤子不轻不重地敲击着他的胃,雷狮烦躁的扯被子。

    偷偷出去拿点吃的也没什么,雷狮想着。

    快速的翻下床实现他的想法,悄悄的开门,一片寂静。

    安会不会已经睡了?仿生人会睡觉嘛……稀奇古怪的想法钻进雷狮的脑子里,他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厨房走,一边看着安在那里。

    巨大的落地窗的窗帘从下午看上去,被安拉开后就没再拉回来,银丝般的月光撒满整个客厅,安就站在窗前,闭着眼。

    银色的光线勾勒完美的线条,在月光下,他的五官显得精致,嘴角的小幅度上扬让雷狮感到了温柔。

    雷狮有一点点愣住,他觉得这个仿生人很好看。

    即使他明白那不过是个Android。

    回过神来,安还是闭着眼,像是睡着的样子,只不过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雷狮深吸一口气,垫着脚溜进厨房,轻手轻脚地翻找着食物。殊不知,仿生人的感观比人类灵敏得多。

    当安走到厨房,看着雷狮背着他翻翻找找时,雷狮根本没有发现它。

    雷狮终于在冰箱的顶部找到了自己最近去超市买的饼干。

    他踮起脚,伸出手使劲摸着饼干的袋子,无奈当时自己是垫了一个小板凳放饼干的,无意间饼干就被放的很深,刚好是雷狮摸不到的地方。

    “艹……”雷狮小声骂着,根本没有注意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影子。

    “你是想拿这个嘛?”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只手,轻松的抓住饼干,拿了下来。

    雷狮吓得一抖,垫着的脚一下就软了,重心一个不稳,往后倒去。

    一个结实的胸膛,雷狮抬头,和那个微微不解的眼神对上。

    “饿了的话,吃这种东西不好,最好,喝一点热牛奶。”

    “操你妈你吓死我了!”雷狮气的面部都有点扭曲。

    “嗯?”怎么又生气了?

   

之前打掉tag了(好丢人)

重新再发一次qwqqq

http://xiaozhupeiqi155.lofter.com/post/1f200f78_ef1ecb61
接上
依旧是一些老司机飙车现场
刺激
非常刺激

今天大半夜,
我悄悄咪咪问各位想不想看女仆装奈布
结果个个化身色情博主
我的妈
老刺激了
内容刺激
谨慎阅读

p1是我亲友告诉她成为团宠,可开心了
p2-p10是亲友告诉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可把我这个老阿姨开心得,老有趣了 。
我的天,杰佣我可以磕爆啊啊啊啊啊啊
世界第一美好的杰佣啊啊啊
我爱他们一辈子啊 @ヾ(≧∪≦*)ノ〃维勇真好吃

https://m.weibo.cn/5187815097/4265750405746159
哦呼
要看的自己戳哦
还是看不到的话可以私戳我哦

恶花(番外)

番外

   我是杰克,是庄园里的监管者。
   几天前,我与我的恋人诀别。
   是跨越了生死的诀别。
   阴阳相隔,他只是在河的对岸。
   他在黄泉的那头。
  
   也只是一壁之隔而己。
   啊,不好意思,我说着说着又开始掉眼泪,真是不好啊。
   我还有……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说给他听。

   我觉得我不太会表达自己的爱,只能做一些很没用的事情。
   我觉得我……
   我觉得我还没有倾尽全力的去爱他。

   我觉得我要好好想想。
   我想去问问,问问艾米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能这样一直蒙在鼓里,我不能连我爱的人是怎样离开的都不知道。
   我找到艾米丽,她看上去也不太好,脸色苍白。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会把这件事都告诉你的,很抱歉我一直瞒着你。”
    我苦笑着摇摇头,“想必然,这件事我是无法完成的,所以,没有什么好道歉的。”
    “奈布的这种病,唯一的解药是……你的憎恨。”
    其实我早就猜到这是奈布对此束手无策的病,不然只要还有一丝可能,他一定会拼上一切去得到。
    跟何况着关乎着他的性命。
    原来,解药是我的憎恨嘛……
    像是五脏六腑都被打散在重新组装一样难受。
    “他知道你做不到,是吧?”艾米丽反问。
    “……是。”
    到底是什么,尽如此恶毒。
    “是奈布最后眼里开出的那朵花。”
    那令人作呕的花。
    恶花,我默默的给它取了个名字。
    我觉得我浑身都在发颤,冷汗止不住的往外流,撕心裂肺的痛苦包裹着我,我感到反胃。
    那种难过到极致后的副作用。
    谈到这里,我们都谈不下去了。
    艾米丽看起来疲惫极了。
    我先告辞了。
    我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说白了只是害怕睡觉,害怕自己只要闭上眼就会看见奈布眼中的花一次次绽放,而奈布疼得整个人轻微抽搐,大量的血液从眼角涌出。
    他整个人都弹动不得,我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看见奈布在我眼前死去,看见奈布像河滩上被爆晒的鱼,拼命挣扎,却因为离水塘太远而死去。
    我多想在最后那一刻紧紧抓住他的手,说声我在这里,你不要怕。
    再也没有这个机会。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在最后一刻,我也不在他身边。
    之后的明天,我都在这种恍惚当中度过。
    很多朋友也都来劝我,可是我走不出去,我怎么能忘了我的奈布。
    每天我都会在奈布的坟前放一朵玫瑰花。
    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忘记他。

    直到她的出现。
    薇拉.奈尔
    新来的求生者是个调香师,据说她能调出一流的香水。
    这些都与我无关。
    直到那天裘克送我的那瓶特质香水,我才意识到,我还可以这样活下去。
    那瓶香水的名字叫past
    很好闻,我感觉在仔细的闻,都能过嗅到奈布披风上的好闻的味道。
    那天晚上我看见奈布往常一样,翘着脚,嬉皮笑脸的和我打趣,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醒来之后我还是一个人,仿佛一切只是过往云烟。
    只是我不愿去面对现实罢了。
    我又喷了一些香水,我又看见了奈布眯着眼,打折哈欠给我问安。
    太美好了,又太过真实了。
    那个东西简直像是毒品,根本没有戒掉的可能。
    很快香水用完了。
    后来我去见了那位穿着紫色褶裙的女人,她带着黑纱,露出玩味的笑容。
    “听说,杰克先生很痴迷我的为你调制的香水啊。”那女人手撑着头,坐在椅子上。
    我无奈的笑了笑。
    “太美好,又太真实,很难让我不痴迷。”
    那女人捂着嘴,笑得像一只狡诈的红狐。
    “所以,有幸让奈尔小姐为我调制香水?”
    “当然……不过我这个可不是什么免费的,请用你好闻的东西来换,别担心,只要这个交换如我心意,我将为你调制一生的香水。”
    她充满兴趣的望着我,好像能从我这里捞一大笔似的。
    “用我的玫瑰手杖怎么样?”
    那玫瑰被缠绕在黑色的手杖上,黑红纠缠,好不好看。
    森冷的玫瑰香曾是奈布最喜欢的味道,而现在他不在了,留下来只会徒留自己的多愁善感吧,杰克想。
    “真是件绝美的艺术品。”那女人感叹到。“这这种玫瑰香让我想到月光下沾满露水的鲜红而冰冷的玫瑰,多么美好的组合,我很喜欢这个。”
    她欢天喜地的收下了。
    也意味她要为我调制这种香水直到死亡。
    但我也再也离不开这种香水。
    我的后半生将活在这种虚幻之中。
    真好。
    我终于可以陪伴他一辈子了。

  恶花【下】

1
http://xiaozhupeiqi155.lofter.com/post/1f200f78_eec264f6
接上文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If I die young
    
   那天,杰克抱着奈布奔向艾米丽的房间,一路上杰克不断地安慰着奈布,语速急促,说着艾米丽一定有办法,说艾米丽一定会治好他的。
   奈布整个人虚弱的被他抱在怀里,摇摇晃晃的,嘴角还残留未擦干净的半干涸的血。
   他紧贴在杰克的胸口,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冷,只有杰克能够带来最后一丝温暖。
   他费力的睁开眼,剧烈的疼痛就像有人在压他的眼球,看见的模糊的人影和一小片光线。
   一颗冰凉的水珠砸在奈布脸上,接着,又是两三颗水珠相继砸向奈布。
   奈布恍惚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是杰克的眼泪。
   只怪他已经看不见了,杰克其实早已泪流满面了吧。
   杰克从来没有觉得去向艾米丽的房间的路有这么长。
   长到仿佛这一辈子都走不完,长到看见奈布在自己的怀里一点点失去温度,一点点消失。
   奈布用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来,慢慢摸上杰克的脸,帮他一点一点一点的擦掉脸上的水珠,可总有许多水珠不断向下滚落。
   奈布扯出一个无力而又虚弱的微笑,小声地说:“你别哭啊,我没事的。”
   杰克看见那个笑容,心都揪到了一起,心疼到无法呼吸的感觉。
   “艾米丽!艾米丽!”杰克侧着身子撞开门,艾米丽原本是坐在书桌前看着书,杰克突然出现还是把她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个样子?不应该啊?”艾米丽赶忙过去看奈布的情况,她又被吓了一跳。
   “艾米丽,他…………好像看不见了……”杰克好不容易控制好情绪,紧紧将手攥成一个拳头,长长的指甲戳进肉里,疼痛通过他的每一个神经元,疯狂刺激着他的大脑,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奈布你……”艾米丽带上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她帮奈布检查检查完身体,想说些什么。
    奈布躺在床上,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做了一个“不要说”的口型。
    艾米丽在心里叹了叹气,“杰克,你过来一下。”
    “我给他开了些药,让他每天都吃。”艾米丽顿了顿,“这段时间,好好珍惜。”
    晚上,两人在床上火热,两具年轻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奈布失去视力,杰克感觉奈布的身体更加敏感了。
    摩挲着杰克的唇,余存最后的温情和感受最后生命的欢悦。
    后来,奈布在眼睛上缠了一圈白色绷带,每天就靠在床上,或是摸着墙壁,走到窗边,感受窗外的生机,以及自己破败的生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杰克也感觉不太对,但也没有怎样表现出,只是每天在奈布耳边说着,更多的好听的话,说着那些,在奈布耳边听起来极度讽刺的话。
    那些说会在一起一辈子的话。
    呵。
    就像自己拿着一把刀,划开对准心脏的位置刺下下去,放血,在拔出,狠狠地划上几刀的感觉。
    奈布每晚都紧紧的抓着杰克的,才能入睡,他抓的是那样的紧,像是在害怕杰克在一觉了之后会消失一样。
    他看见自己在一片纯白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白的刺眼。
    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随便找一个方向走,心情平静就像这一切都从未发生了。
    很快,他在这片洁白的空间里看见了一扇巨大的黑色铁门。
    那扇大门上雕刻着繁杂的花纹,奈布推这扇沉重的门,“哐”的一声。
    那是一座巨大的城堡,两边的蜡在壁橱上跳动着火焰。
    一个穿着深色短裙的女人从黑暗中走出来,那女人带着一个金色的面具,前面有一个尖尖的像喙一样的形状,面具的后面还插着几片颜色鲜艳的羽毛。
   那女人向奈布鞠了一躬,带着白手套的手搭在一起,向城堡的深处走去。
   奈布意识到这是在为他带路,于是跟了上去。
   不远处的房间闪着橘红色的光芒,他走了进去。
   壁橱里,哔哩啪啦的火舌舔舐着木头,房间里点满蜡烛,四处都是烛台,整个房间被照的清清楚楚,那些华丽的墙纸一览无余。
   围在火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背对着奈布,身边带着尖嘴面具女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就消失不见了。
   奈布走过去,坐在那个男人的身边。
   那个男人说,你终于来了。
   奈布看见的,是笑盈盈的杰克,那个男人,笑起来都是那么好看。
   他递给奈布一朵玫瑰花,靠近奈布,说到:“留下来,永远和我在一起吧。”
    又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要不是身边杰克翻身的声音,奈布就以为自己真的死掉了。
很奇怪,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他了。
已经痛的不能移动了。
但奈布还是向平时一样,在杰克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吻。
只是那不肯松开的双手暴露了一起。
“怎么了宝贝?要不我今天就不去了。”
“没事,你走吧。”
在奈布三番五次的催促下,杰克一步三回头,最终还是离开了。
奈布的眼睛开始渗出鲜血,最后,整块布都被侵蚀了。
抓起笔,在白色的信纸上写。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在最后一刻,奈布在在后悔,后悔自己傻兮兮的让杰克走掉。
没有那双温暖而有力的手抓住他,让他还有一丝自己好像还真的可以抓住自己的性命一样。
鲜血顺着眼角滑落,慢慢停止呼吸。
一辈子,其实真的很短暂,说没了就没了。
如果说,奈布还有其他的愿望,那可能是。
愿他安好。
一定要祝你幸福啊。
杰克。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没能和你度过着一辈子。
真的……对不起。

我爱你。

当杰克在打开门之前,他打了个寒战。
之后,他像疯了一样去找艾米丽。
在之后,他哭的像一个孩子,一直说着他没死他只是睡着了。
那一夜,整个庄园都鸡飞狗跳。
艾玛看见一向绅士的杰克再也不像个绅士,那个英俊的男人抱着奈布的尸体痛哭,看见裘克一边劝说着杰克,一边无奈而又遗憾的叹气。
直到最后,谁也没能劝住杰克。
那是奈布陪着杰克的最后一晚。
第二天清晨,艾米丽被杰克喊醒,看见的是那鲜红的花绽放,看见杰克捂着嘴,悲痛欲绝。
最后的棺椁是实木做的,上面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玫瑰花瓣。
杰克带着面具,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神啊,愿他一路走好。”
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奈布,萨贝达的名字。
人死之后,也就只剩一口石碑罢了。
最后杰克休整了好几天才出现开始当他的监管者。
只是,再也没有人看见他用玫瑰手杖,也再也没有人看见他取下面具。
大概。
这就是心死掉了吧。
余下这副皮囊。

              END
by江忆

呜呜呜我掉粉了啊
哭唧唧
拜托你们在爱爱我
我我我一定在给你们发糖
给我一个心心好不好qwqqqq